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撒娇男人最好命 之三 宾州F4 参上!

哈哈哈哈结尾十分感动而且催人泪下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马龙醒过来,是因为张继科在他身后拱来拱去,把手指伸进他屁股里。马龙打了个呵欠问:“几点了?”


张继科说:“六点。”


“要搞?”


“搞!”张继科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你昨晚说好了的。”


马龙说:“行行行。”


张继科说:“你翻过去。”


马龙顺从地翻了个身跪趴在床上,方便张继科给他扩张。扩张是一件有点无聊又磨人的事情,他又打了个呵欠,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来,点开了candy crush。


哔哔啵啵可爱的音乐声在卧室里响了起来。


张继科低头亲亲马龙的脊柱窝儿,趴在他肩膀上看了看:“唷,怎么还在105关呢?”


“我手笨,行了吧?”马龙不耐烦地用屁股蹭蹭他:“别烦我。”


张继科咬他后颈一口没说话,耐心地又伸了一根手指进去,然后在马龙的游戏玩到紧要关头的时候,在他要命的那个部位屈起了手指。


“哎你…嗯!”马龙一抖,手机从手里滑了下去:“你…烦不烦人你!”


“马老师。”张继科笑着叼住马龙的耳垂:“专心点儿!”


他伸长胳膊捞起马龙的手机放回床头柜上——还顺便插好了充电线,然后扳过马龙的下巴吻他。马龙在他身体下面扭了扭,翻了个个儿和他面对面。张继科戴好了套,推高他一条大腿,一下子顶了进去。


“唔……”马龙闷闷地呻吟了一声,跟着张继科的节奏摇了一会儿屁股,然后咬住他胸口的纹身,轻声叫了起来。




马龙冲完澡出来,听见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动静。他过去看,张继科赤裸着上身在灶台前面捣鼓,肌肉漂亮的身体上纹身的样子好看得要死。他烧热了油浇在铺满了葱花的面条上,又摆了几片午餐肉上去,端进了饭厅。马龙打开冰箱看了看,问:“你喝什么?”


张继科说:“果汁还有吗?”


马龙说:“有。”


他拿了张继科的果汁,又拿了自己的一罐可乐去了饭厅。张继科递了筷子给他,他大口吃了一碗面,甜滋滋笑起来。


“继科儿。”他说:“真好吃。”


张继科笑着看他,用手指蹭了一下他嘴角。道哥汪汪地跑过来,两个前爪搭在张继科大腿上站起来,眼巴巴看着他。张继科倒了杯水,用筷子夹了片午餐肉在水里涮了涮,然后扔给了道哥。道哥“汪呜”一声,叼着午餐肉一扭一扭地跑到自己窝那边去慢慢吃了。


马龙说:“你又喂他乱吃东西。”


张继科说:“偶尔一两回没事儿。”


马龙耸耸肩,低头接着吸溜面。


张继科又说:“今晚一起出去吃饭啊?我听小雨说亮牛桥那头新开一日本菜特好吃。你有空我就定位子。”


马龙说:“我没空啊。”


张继科竖起眉毛来:“啊?”


马龙说:“高远这两天回国办事,今天约我吃晚饭啊。”


张继科说:“哦,好吧。”




马龙中午在食堂排队等着买炒面的时候掏出手机接着玩candy crush,却发现105关已经被通关了。


“他妈的。”马龙骂了一句,给张继科发信息:“谁让你偷偷玩我手机游戏的?就你行!”




A大门口这家叫“不玩这个”的咖啡馆在各个网站上评分都很高。林高远作为一个码农,对评分一向有着某种迷信,于是和马龙约在了这儿见面。


此刻林高远研究了半天“不玩这个”的menu,然后问服务生妹妹:“你们这咖啡馆怎么还有虾饺?”


服务生妹妹笑眯眯地说:“我们老板是广东人呀!这是我们的特色菜!”


“好吧,好吧。”林高远说:“那给我来一份虾饺,再来两杯热美式。”


服务生妹妹说:“好嘞。”


林高远玩了一会儿手机,就看见马龙从马路那头过来,经过他的时候还隔着玻璃敲了敲。到马龙走进来,林高远挺兴奋地站起来:“龙哥!”


马龙在他面前站定,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嘿!小远!”


“龙哥!”林高远兴奋得拥抱了马龙一下:“嗬,您瞧您今天多帅!”


马龙笑了笑,解下大衣挂在椅背上,不知道为了什么脖子上的格子羊绒围巾依旧披着,在林高远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服务生妹妹端来了两杯美式咖啡和一笼虾饺,然后哼着歌走开了。


林高远到桌子上摆着的盒子里翻出了红糖,撕开倒进自己的咖啡杯,问:“今天科哥没来?”


马龙直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哈哈笑着说:“没啊,他也要回公司打报告。”


林高远松了口气:“噢……那太好了。”




林高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张继科的那一天。


那时候他在位于美国宾州的C大读研究生。做课题的时候,机缘巧合被带进了相当不错的一个课题组。组里带着他们这一群硕士生的正是当时风头正盛的马龙。组里一共也就四个中国人,他,马龙,还有同样在读研究生的闫安和薛飞。马龙已经在做博后,成果特别突出,他们也都听说国内好些课题组都在接触他等着他回国——总之,是个大牛。


而马龙三天两头带着他们几个去吃火锅,或者吃烤肉。总之在他们心中,是类似于大哥的存在。


就算大哥给他们起了“宾州F4”这样羞耻的称呼,他们也都甘之如饴了。


而一直在学术和生活方面的平衡似乎做得相当好的马龙,在他做post doc的那一两年,似乎遭受了很巨大的打击。


马龙没和他们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都不知道怎么安慰马龙,只能眼睁睁看着马龙废寝忘食地盯着他们的实验,废寝忘食地写着自己的文章,每天第一个到达实验室,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他们不管组织什么玩乐活动他都拒不参加,自虐一样牢牢钉在实验室里,连导师都怕了他。


这样下来不到半年,马龙瘦了一大圈,自然也生病了。


马龙当时买的是学校的保险,并不cover急救费用。所以马龙突然发起了高烧的时候也不太敢去医院,只在自己公寓里抱着热水袋躺着。林高远来他公寓里照料他,在自己手机上打开下厨房网站看着病号饭想做给马龙吃,却怎么都不解其法,险些要炸了马龙的厨房。


他在蹲在冰箱前面对着冰箱里的东西犯难的时候,门铃响了。他赶紧啪嗒啪嗒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也是一个中国男人——个头儿比他高大,宽肩窄腰,皮肤黝黑,脸孔小而英俊,穿着一身色彩鲜艳的运动服,手里拿着小小的登机箱。那人看见了他来开门,第一时间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这是马龙家吗?”他问,声音低沉。


林高远说:“是啊。”


那人说:“我…我想见他。”


林高远说:“呃……您进来吧?但是他生病了。”


那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在玄关把鞋子蹬下来,放下小行李箱,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卧室床边。林高远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们,见那人蹲在马龙床边,伸手按在马龙额头上半晌没动。


那人说:“他是不是没怎么吃东西?”


林高远说:“是。我叫了他平时喜欢的外卖,加了双份肉的披萨…他一点也不吃。”


那人瞪起眼睛看他:“那哪行?你……”


他突然又叹了口气:“你,唉,你们厨房有吃的吗?”


林高远愣愣地说:“龙哥橱柜里应该有吃的吧?话说,您谁啊?”


那人说:“我是你们龙哥的朋友。”


他走到厨房拉开橱柜和冰箱看了看,然后拿出挂面、午餐肉罐头、葱和鸡蛋,伸手招呼林高远:“你过来看好了。”


他起了口热锅煮了挂面,趁这段时间切了葱花,将午餐肉和葱细细切碎,又把鸡蛋煎成了溏心的荷包蛋。面条煮好了,他把面捞出来过了冷水铺在碗里,把切碎的午餐肉和葱花都盖在上面,荷包蛋也盖上去,浇了一点醋和酱油,然后另起了一口锅把油烧得滋滋响,浇在了面条上。


他把面碗递给林高远:“记住了?”


林高远愣愣地接过面碗点头。


那人又深深看林高远一眼:“我知道我这样让你不舒服。我……但你,对他好好的,好吗?”


林高远抱着面碗愣愣地点头。


那人苦笑着,拿起了自己的登机箱,就离开了。


林高远抱着面碗回到马龙的卧室里。马龙还在昏昏沉沉地睡,他也不想弄醒马龙,就自己打开了电脑忙自己的事,把面放在了床头柜上。


过了两个小时马龙醒了,迷迷瞪瞪坐起来,咳了一声叫了声“小远麻烦你了”,然后就看见了床头柜上那碗面。


林高远后来也一直想,他从来没见过马龙那副神情,像是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不如这小小的一碗面,只管死死的盯着。


林高远说:“刚才有个人来找您……”


马龙伸手去拿面碗:“什么人?”


林高远说:“我不认识的。”


马龙说:“是不是皮肤黑黑的,有纹身,长得蛮帅?”


林高远说:“纹身我倒没看到。不过是很帅。个子很高的。”


马龙于是抱着面碗不再说话。




那之后很久林高远才和张继科解释清楚,自己和马龙并没有超出师兄弟之外的任何关系。可他还是很怕张继科,他始终忘不了在玄关,张继科深深地看着他的那种眼神——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却又像随时能暴起叼住他的喉咙。


所以和马龙叙旧而张继科没出现实在是太好了。


林高远拈起虾饺塞进自己嘴里:“科哥最近挺忙?”


马龙说:“他刚排完飞南美的航班,要回公司述职啊。”


林高远说:“噢……”


马龙笑:“你还怕他哪?”


林高远说:“多多少少吧,我一个铁直男……”


林高远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女朋友比他大几岁,在湾区一家VC工作,收入总是林高远的那么三四倍。姑娘因为压力而病倒的时候,林高远突然想起张继科做的面来,于是从姑娘冰箱里找出食材来做给了姑娘吃。


姑娘吃完了就哭了。


“你做的东西怎么这么难吃啊。”姑娘抽抽搭搭地说:“我和你搞对象到底为了啥啊?…你快给我买奶茶去吧你。”


 



评论
热度(658)
  1. 星期富富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结尾十分感动而且催人泪下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