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一切都好 1-2

啊,这种过日子的相依为命感(?)乳齿动人!我躺下了,不要拽我_(´ཀ`」 ∠)_

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

//单亲哥哥獒x OCD图书管理员龙。其他CP似乎有一点杀团。可能有一点点CP向饭粥。


//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强迫症。心理疾病设定出现。尽力写得科学。和真人没有任何联系。


// “Everything will be OK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 it is not the end.” 


 


1


晚上九点的时候,张继科终于觉得事情不对。


饭桌上,周雨爱吃的米皮盖上了塑料盖子。小胖爱吃的叉烧包已经凉了。红豆粥在锅里凝固成冻。一只飞虫停在拍黄瓜上,张继科端起盘子把它倒了。


截至到今天张继科有一个月没回过他们兄弟三人这个家。今天买了菜回家做好饭之后七点半,周雨和樊振东都还没回来。他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定的闹钟响了,八点半,周雨和樊振东还是没有回来。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大雨,天气预报说过今晚有这年初夏的第一场大暴雨。在同一家公司的学长王皓还特意提醒他晚回就拿把伞。也许是因为雨声,他刚才又做了那个梦。十五岁也是一个下雨的天,他在窗边看着尹霄披着雨衣淌着水走到他家楼下。他们上楼,交给他父亲的军装和白色信封。


后来梦境渐渐变成了别的,他已经不会再惊醒。可是醒了之后却一阵阵的心慌。又下雨了。周雨和樊振东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披了雨衣拿了钥匙到楼下去开自行车,车轮在铺满整个便道的积水中划出一条线。车铃声被雨水浇落,传不出多远。


 


十点的时候,附中高中的老师马俊峰和初中的老师刘国正一起站在网吧里,对面是周雨、樊振东、程靖淇、朱霖峰、赖佳新、郑培峰。


“你们都是怎么搞的!”马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年级的学生们。周雨是他班上的,程靖淇他们几个是同年级其他班的。而且周雨还是他的班长,平时最懂事的学生。


程靖淇说:“老师,不管周雨事,都是我跟小猪……”


马俊峰一瞪他,他又低下头:“……跟朱霖峰,是我们非拉着周雨,我们说网吧特别好玩儿,还说没去过网吧说出去都让别人笑话,周雨被我们逼得不行才来的,您看他还带着小胖,哦,樊振东,您看别人谁想去网吧还带着小孩子去呢?而且他还说他哥回家看不着人着急,我们就说你哥今天又不一定回来——”


话还没说完,郑培峰在他脚上狠狠一跺,他赶快刹住了。


周雨和樊振东都在一边低着头。老师是张继科找来的,他先去了学校,没见到人,又骑回公司、大学,这才只好给樊振东周雨两个人的班主任打电话。其实周雨九点钟也回家了,就怕张继科着急。两个人回家一看,桌上有饭,人不在,自行车棚也空着。在家给张继科手机打电话,正好因为雷雨信号不好,接不通。他俩也没手机,只好再回网吧去借电话给张继科打。


周雨本来瘦高的个子。现在头低得连背都快勾下去。平时一刻不停左顾右盼的眼睛现在愣愣地盯着脚尖,紧咬着嘴唇,一声也不出。


张继科在一边跟着崽子们求情。“怪我怪我,”他拍拍周雨,跟老师道歉,“是我太心急了,主要是这大雨天的,怕他们出事,其实这么大年纪小孩儿去个网吧又怎么了——哎不是,老师,我不是那意思,哎,我是说我平时对他们关心照顾都不够,沟通也比较少,所以今天才闹了这么大误会不是?”


张继科和周雨、樊振东兄弟三个的情况两个老师都知道。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自己几乎还是个孩子。又要读书又要工作,照顾两个弟弟,谁也不可能忍心怪他什么。马俊峰说:“明天再跟你们说!”刘国正低头看看樊振东:“回家跟哥哥好好沟通一下,知道了吗?”


 


再结实的车也没法同时带一个十六岁一米七多的周雨和一个十一岁八十多斤的樊振东了。张继科披着雨衣推车在前面走,周雨和樊振东撑着伞在后面跟。周雨拉着樊振东的手,中间松开两下擦了擦眼睛。他也不是被程靖淇他们逼的,樊振东也不是。张继科心里也知道。他这个弟弟又是班长,学习又好,体育又好,人心细,能说会闹,他弟弟才不会被别人欺负。归根到底还是他们自己想去了。


可是想去有什么错?周雨都十六岁了,出去玩玩回家晚一点,在这个年纪不是太正常了吗?樊振东那么聪明,要是在别人家,想玩电脑又有什么?做家长的要奖励他还来不及了。张继科十六岁的时候,没跟着那时上大一的王皓泡过机房?他没做过让弟弟担心的事?而且程靖淇他们说得也不错啊。有多少天周雨和樊振东乖乖地早早回家,甚至给他做好饭,只等到九点、十点他打个电话,说加班太晚了,回学校去睡?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真的回了宿舍,还是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凑合。其实何止多少天。有多少个月了……都快两年了。


然而从来最折磨张继科的都不会是他弟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几乎就不会再去责怪别人。更何况就算是周雨和樊振东做错了,还可以教他们改。可是真正折磨他的是他能感觉到一个“更好的”哥哥该做到什么,而他自己却做不到。他这种人就只会怪自己。


 


张继科把车推进棚里,上好锁。一转过身,周雨和樊振东都跟到车棚里。周雨把伞放下来了,眼眶还红着。樊振东仰着头,说:“哥——”


刘国正说让他跟大哥好好沟通沟通。他想了一路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沟通。一开口就有点慌,然而张继科忽然间一把将他跟周雨都抱进了怀里,打断了他的话。


他们都看不见张继科的表情。雨声盖过了表情和呼吸,那个拥抱延续了很久。


 


2


第二天张继科上班的时候腰痛又犯了。中午王皓拎着他的外卖找他:“你咋了?椅子上长刺了?一上午了净在那故涌?”


张继科说:“没事哥,我那啥,昨晚睡抻着了。”


王皓:“拉倒吧你,搁办公室睡转椅都没见你腰疼成这样。能干不能干!不能干躺着。昨晚淋雨了吧?让你带伞你咋不带?哎?你昨晚关机时间七点,你没加班儿啊?”


张继科:“你别问了哥,我真没事!”


王皓:“你再招蒙我我告老刘让他送你上医院去了啊!昨晚到底咋回事!你不告诉我我上附中问周雨去!”


张继科一想周雨本来就为这事心里过不去,赶紧拦住:“哥哥哥!我说还不行吗!哎,你千万别找他们俩,昨天就是小孩贪玩,回家晚了,我八百年也不正点下班一次,正好给赶上,下大雨,我怕他们出事,急得冒着雨出去找人了——我穿雨衣了!真穿了!没想到隔着雨披也能着凉……”


王皓皱了眉头:“你没让周雨小胖给你揉揉,敷敷药?”


张继科说:“嗨,算了吧,后半夜才疼的,我再把他们叫起来,今天还上不上学了?”


王皓嘁了一声。“扯这没用的玩意儿干啥,养弟弟是为了啥?还不就是为了使唤的吗?你瞅瞅我,你身体好的时候我啥时候跟你客气过。”他说,“别急,下午测试我帮你看,你找玘子把我的保健卡拿去,找诊所人跟你按一按,实在不想去就上休息室拿个热水袋敷一敷睡一觉,知道了吗?”


王皓的样子是他不答应连午饭都不给他吃了。张继科乖乖去睡午觉,陈玘拿王皓的橘子热水袋放他后腰上。睡醒了他又回工位上换下王皓,吃晚饭的时候陈玘从隔壁办公室过来。


“我跟乐乐下午联系了一下,给你想了个法,”陈玘说,“附中离你家远,咱们学校离公司和你家都近,不如让小雨小胖放了学到大学里找个地方待着。大学食堂总归比外面吃得好一点,也干净。我和乐乐以前老师有教职工卡,现在他不教课,也不怎么用了,正好拿去给他俩刷吧。吃过饭之后就去图书馆,咱们系馆借阅部人少,而且我们认识一个学弟正好在那当管理员,没事的时候正好帮你看着点。这样你下了班去接他俩,完事早就回家睡,实在不行就接了回家再回来,反正骑车也就十分钟。怎么样?没问题就这么定了,科子你别多话,再客气可就是不把我们当自己兄弟了,啊,是不是乐乐?”


王皓抱着空的橘子热水袋使劲点头。


 


从公交车上下来,张继科带着周雨和樊振东往大学校门里走。门卫看见穿附中校服的小孩都不阻拦。张继科一边走一边跟他们嘱咐:“门卡饭卡都是一张,周雨你拿着,别揣兜里啊!回头再掉了。你和小胖的晚饭都归你管,你们两个吃好一点,不要在这上边瞎省钱,你哥养得起你们两个,知道了吗?钱花了好挣,你们俩都长身体呢。之后去图书馆,地图给你们画了,能认得路不?玘哥和皓哥介绍另一个管理员哥哥照顾你们,进去之后听那个哥哥的话,嘴甜一点,做完作业就看看书,图书馆里不让做的事就别做,不要大声说话,不要吃东西,记住了没有?”


“记住啦记住啦,”周雨说,“保证完成任务!”


樊振东也用力点点头,学着周雨说:“保证完成任务!”


张继科忍不住笑了。


 


张继科在学校食堂买了一份海鲜蔬菜粉丝煲,地三鲜,两个糯米肉丸子和一份拍黄瓜,三碗米饭。学校的菜好吃不到哪去,就是便宜量足,做得干净。张继科把粉丝煲里的两只虾给周雨和樊振东一人一只,自己挑粉丝和白菜,然后吃了半根黄瓜下米饭。糯米丸子当然也是给弟弟们的。年轻男孩儿吃饭都快,尤其是家里有兄弟的,因为无论相处再谦让,事实就是动物的本能导致吃得越快的能吃到的菜越多。十几分钟吃完饭,张继科还不放心,带着两个崽去他们系的图书馆。


中学生放学早,吃饭也早,这时天还没黑,大学生们才刚刚要去食堂。系馆空了一些,而且他们这个专业纸质书借阅区本来人就很少。两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也没有被人侧目。


张继科自己也刷了学生卡进馆。靠门不远的落地窗边是查询和借还书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按陈玘和王皓的介绍,这个人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而且跟他一级,应该是差不多同岁。


张继科看着他,还没招手或者出声,图书管理员的眼睛就先抬了起来,看到了他。


 


后来回想的时候,张继科会记得,马龙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没有直接笑。可能有些人在见到陌生人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戴上乖巧和无害的笑容。但马龙见到他的时候不是。他微微抬起眉头,看着张继科,脸上没有笑,但眼神是暖的。


像一杯被春风惊醒的水。


 


“同学你好,”张继科走过去,小声问,“我是陈玘学长的朋友……你就是马龙吧?”


“昂,”图书管理员点点头,从柜台后的椅子上站起来,微微踮了踮脚,“是我,你就是张继科儿吧?”


张继科友善地笑了笑,看着白净的青年,想他好像根本没觉得他在“科”字后面加了个亲昵的儿化音一样,好像他只是正正经经地念了那个字一样。


“你好!这是我两个弟弟,”他回身介绍,“这是周雨,这是小胖……”


周雨赶快补上一句:“樊振东!”


张继科又笑了。图书管理员也跟着笑。张继科对他们说:“这是马龙哥哥。以后要听哥哥的话啊!”


然后又对马龙说:“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电话和微信玘哥应该给你了吧?如果有事你联系我就好。以后就拜托你啦!”


白净的图书管理员弯着眼睛点点头:“昂,没问题。”


 


-TBC-





评论
热度(592)
  1. 星期美美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这种过日子的相依为命感(?)乳齿动人!我躺下了,不要拽我_(´ཀ`」 ∠)_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