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撒娇男人最好命 其END 千层套路,以及饭爱豆才是正经事

拖着登机箱的制服科靠在咖啡馆柜台边点单的样子!脑补起来为何如此性感!日常羡慕一下马老师!再羡慕一下张老师!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石川常常觉得女孩子比男孩子活得辛苦。男孩子在职场上冲锋陷阵,而女孩子除了职场,还要在情场上奋勇杀敌。


不过真的碰到喜欢的男孩子,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吧。


北京的春天没有樱花,不过春天总是非常美的。前一阵子穿着的厚厚的大衣也可以换下来了。石川坐在学校附近的“不玩这个”咖啡店里,有点紧张地等着她喜欢的男人来赴约。她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按照联谊攻略的教程,露出了脖子,手腕和脚腕,戴上了小巧精致的项链。本来想穿个丝袜,咬了咬牙,还是光腿上阵了。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引起了不少男生回头。不过他们回头她不在意呀,她只在意她喜欢的人。


她鼓起勇气约了马龙副教授今天来咖啡厅坐坐——虽然,用的是请教和答疑的借口,以及“有些生活上的疑惑不方便在办公室里说”。


马老师从来不戴戒指,所以应该没结婚。他也没有女朋友。这么说,是因为在白色情人节那天正好有课。下课答疑之后石川状似无意地问了句:“马老师今天给女朋友准备了什么回礼呀?”


当时马老师很懵地问:“什么回礼?”


她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呀。情人节那天,女孩子送了您巧克力,今天就要回礼。”


“啊?这么麻烦?哈哈哈哈哈!”马老师仰头笑了:“幸亏我没有女朋友。”


那天石川离开课室后高兴得在校道上跳了起来。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石川的手机亮了一下,是马龙发来的微信:“石川同学,不好意思,我这有个学生谈话拖了一会儿,我要迟到十分钟。”


石川连忙回复:“没关系,您慢慢来。”


她放下手机,开始一边在脑海里演练待会儿的对话,一边看着咖啡厅里其他的人。


有时候她觉得,中国的男生虽然大部分都穿得土土的,但单纯论长相和身材还是比日本的男生优。别的不说,就说身高,他们就都压过她的本命竹本润一头了。就连刚刚出来跟熟客打招呼的咖啡店老板,虽然个子不太高还有一点胖墩墩的,五官却也挺不错。


更别说现在坐在和她相对的咖啡厅最角落的那个男的——哇真的很帅耶!石川稍微睁大了眼睛。那个男的在看着眼前的手提电脑,头发剃得很利落,脸孔线条锋锐,黑框眼镜也挡不住他好看的桃花眼和高鼻子。虽然坐着,却能看得出来是宽肩窄腰肌肉精实的好身材。石川看了他两眼,叹了口气。他还是没有马老师好看,但石川觉得她晚上需要回去重温一下她带来的山冈组合的“hate”演唱会DVD来巩固自己对竹本润的爱火。


她的室友梁夏银觉得山冈一点也不帅,还给她展示过他们韩国最流行的SmallBong组合的演唱会。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没办法啊。她喜欢竹本润,更喜欢马龙。




就在石川脑内的妄想已经进入到如果嫁给马龙需不需要冠夫姓,马佳纯这个名字怎么样的时候,马龙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径直走了过来坐在她对面。


“石川同学,不好意思啊。”他笑着说:“我迟了。”


石川摇头:“没事没事。”


她把菜单打开,双手递给马龙,露出纤细的手腕来。马龙似乎没太在意,低过头研究了一会儿,然后抬手叫了服务生:“美式咖啡和虾饺。”


服务生应着去了。


石川微微侧头二十度——她侧脸最好看的角度——看着马龙问:“马老师,虾饺是什么?”


“是广东的一种点心。广东是我国南方的一个省份。”马龙耐心地说:“这里的老板是广东人,所以用这个做特色菜。”


“唉——?真的呀?”石川说:“好厉害,我都不知道呢!”


她眼神亮闪闪地看着马龙,崇拜的眼神,百分之七十是真崇拜百分之三十是夸张。


然后她的余光瞥到了坐在咖啡厅角落的那个帅气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看着他们这边,这下正好和她四目相对,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端起了手边的冰咖啡——直接倒在了自己的电脑键盘上。


石川瞪大了眼睛。


“哎呀!”那个男人做作地惊呼了一声。


马龙回过头去,然后一下子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继科儿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了?”


那个男人做出手忙脚乱的样子拿纸巾擦拭着键盘:“我不小心把咖啡碰倒了。”


马龙说:“早就跟你说了罩个键盘膜!你瞎臭美什么!”


“键盘膜真的很丑啊。”那个男人委屈地说:“我这明天要交的报告什么的都在里头呢,怎么办?”


马龙说:“我去给你弄弄……等一下,我先跟我学生打个招呼。”


他急匆匆回到石川跟前:“石川同学,我…我朋友电脑出状况了,我得帮他弄弄。你要答疑的问题,明天来我办公室找我好吗?或者急的话,晚上给我电话?”


石川愣愣地摇摇头:“不急……”


“哎,真不好意思。”马龙说:“今天我请了啊。”


他去前台付了钱,然后带着那个戴黑框眼镜的男人离开了咖啡厅。


石川发誓,在他们两个离开的时候,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他,挑衅地笑了一下。




过了大半个月,石川在去“不玩这个”买咖啡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男人。


这次他没戴眼镜,但这不是重点。


他穿着航空公司飞行员的制服,靠在柜台边上,脚边放着小小的登机箱,整个咖啡厅的女人都在盯着他看。


石川排在他后面等咖啡,想他应该不会认出自己。


没想到那人回头看她了:“石川妹妹?”


石川愣了一下:“您认识我?”


“我听龙说的。”他潇洒地笑着伸出手:“我是张继科。”


石川呆呆地和他握了个手:“…龙?您说马老师?”


“哎。”张继科笑了笑,对难得在柜台后面干活的咖啡厅老板说:“小胖,这个妹妹的咖啡记我账上。”


“啊。”石川连忙说:“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张继科拿了两人的咖啡,把石川的递给她,然后拖起登机箱往一边的桌子走,见石川没跟上来还冲她招手:“过来。”


石川怯怯地拿着咖啡过去在他对面坐下,瞬间感觉到整个咖啡厅的女性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她浑身不自在,张继科却像没事人似的,从桌上的小盒子里拿了三包红糖一口气都倒到了自己的咖啡里。


“那天答疑的问题你后来问你们马老师了吗?”他问。


石川点了点头。


“对不起啊。”他笑着说:“我打断你们了。”


石川鼓起勇气说:“您是故意的。”


“我是。”张继科大大咧咧地说:“怎么着?”


“为什么?”石川质问。


张继科笑笑:“我劝你别招惹他,他已经结婚了。”


石川愣住了。


“可是他没戴过戒指。”她小声说。


“那是他没法戴。”


石川沮丧地搅了搅自己的咖啡,又问:“马老师的太太,是什么样的人?”


张继科沉默了一下,说:“不是太太。”


石川说:“什么?”


“不是太太,是先生。”张继科笑眯眯地看着她:“你的马老师结婚的对象,是我。”




石川直到晚上回到宿舍还浑浑噩噩的。


“佳纯?”梁夏银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石川突然想起什么:“梁姐,你是不是说过你们组的许老师和我们系的马老师是好朋友?”


梁夏银说:“是啊。”


石川说:“我…我想和许老师聊聊,你说行吗?”


梁夏银奇怪地问:“你找他干什么?”


“有点事。”石川说:“梁姐,求求你了,你帮我问问许老师……”


第二天一早石川出现在许昕的办公室里,两眼下面乌青,一看就是一夜失眠。


“哟,小石川是吧。”许昕站起来给她倒水:“我听小梁说了,来坐坐坐。找我什么事?”


石川握紧了水杯,破釜沉舟似的说:“那我就直说了。”


许昕笑:“你说呀?”


“马龙老师是不是结婚了?”


许昕愣住了:“呃……这个不好说……”


“是不是,和一个叫张继科的。”石川说:“飞行员,男的?”


许昕的脸色凝重起来:“既然你问了,我不能说谎。是,但这事你不能……嘿嘿嘿,你别哭呀?哎哟小姑娘,哎呀这可咋办,别哭了别哭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石川收到了丹羽孝希的line信息。


丹羽说:“石川君,你这个月的信件我帮你收了。猜一猜有什么好事情?”


石川说:“什么?”


丹羽说:“这次山冈的夏季巡演的当落结果刚寄过来了。你之前说让我帮你看信,我就看了。”


石川屏住了呼吸。


丹羽说:“你中了!!!你可以去见竹润生人了!!!!”


石川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尖叫起来。


去你的马龙!去你的张继科!她想。


饭爱豆才是正经事!!!!!!









评论
热度(728)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