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共君结托 6

哈哈哈哈胖儿也太萌啦!其实好想看胖雨线呀∠( ᐛ 」∠)_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张继科抱着龙龙突然移形换影出现在马龙店里的时候,马龙吓了一跳。


“怎么突然来了。”马龙连忙把文献合上,敲了敲魔杖让它自己飞回书架上去:“也不提前说一声。”


张继科今天没穿巫师袍,只穿了一身麻团的衣服,黑色的polo衫和牛仔裤,魔杖别在裤腰里。他说:“周六你一般不都在店里搞研究不出门么。”


马龙眨眨眼:“你怎么知道?”


张继科皱起眉:“…什么?马龙,你没事吧?”


马龙满腹疑窦,想要再追问,龙龙却吐着口水笑起来把胖乎乎的手臂伸向马龙要抱。马龙连忙伸出手去,张继科把龙龙放到了他怀里。龙龙没有立刻化成龙形,而是叽叽呀呀地自言自语着,往马龙的巫师袍上吐了更多口水。


张继科把肩膀上背着的包放在了旁边的高脚凳上。


“幼龙配方奶,玩具,尿不湿,痱子粉,都在这里了。”他拍拍包说:“不过我估计他见到你过会儿就化龙形了,你也不一定用得着。”


马龙点点头。龙龙在他怀里手舞足蹈着,好像暂时并没有变回龙形的意思。


张继科说:“那我先走了。晚上我来接他。”


“等一下。”马龙叫住他:“你……你要不在店里坐坐吧?我怕龙龙想你。”


好吧其实是他自己想留张继科在这儿待着。


张继科又看了看他:“马龙,你真的挺奇怪的……我还有事儿要办。晚饭前我会回来接他的。”


说完他就消失了。




马龙把龙龙放在柜台上,自己坐在高脚凳上逗他玩。龙龙比同年纪的人类婴儿要强壮不少,已经能自己坐得稳了。马龙用手护着他的背,另一手捏着他的小肉手摇来摇去。


“龙龙,你爸爸为什么说我奇怪啊?”他对婴儿说:“你爸爸是人类,为什么会有你这样能化龙的儿子呢?你的妈妈是谁呢?”


龙龙说:“唔啪!”


马龙擦了擦他嘴角的口水:“你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


龙龙说:“噗!”


马龙把胳膊支在柜台上撑着脑袋。


“我也觉得自己挺奇怪的。”他自言自语:“是哪儿出了什么岔子呢?”


龙龙没再搭腔,只是又化成了龙形,亲昵地落在马龙的肩膀上,尾巴松松绕着他的脖子。


马龙噗嗤一乐:“好啦,我要接着去查文献。你陪我去?”


龙龙把身体盘了过来,用冰凉的鼻子轻轻拱了拱他的耳朵。




张继科的确是有点事情要办,主要是跑趟魔法部更新一下他的麻团家庭的信息,以及申请一下过两个月去卡塔尔打魁地奇亚洲锦标赛的特殊种类签证。事情很快就办完了,他买了杯奶茶,琢磨着该去哪里消磨时间。


人闲下来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张继科现在闲下来了,以前陪老妈看过两眼的家庭伦理剧突然在脑子里转来转去。


回头龙龙要是喜欢马龙多过喜欢我怎么办…我才是带龙龙的人。嘿。也不能不让他们见面。马龙到底是孩子爹。马龙到底怎么了?以前他们也分过手,马龙冷着脸不理他,装没事人当好哥们,都正常,但这回可太奇怪了……


张继科咬着奶茶的吸管一边皱着眉胡思乱想一边在巫师集市闲晃。有人偷拍他发巫师圈,有年轻女巫远远聚在一起看着他小声尖叫,也有本地的铁杆国安球迷男巫对他翻白眼。这些他都习惯了,一边嚼着奶茶里的忘忧仙草冻,一边晃进了魁地奇装备店。


因为是周末,店面一楼挤满了年轻学生,张继科的到来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他跟大家签名合影过,然后上了楼上的VIP区。


VIP区其实很小,而且昏暗,只是有安静舒适的空间。店主周雨瘫在最舒服的那张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机。


张继科凑到他身边坐下:“玩儿什么呢?”


“嘘。”周雨说:“我玩儿完这把……”


于是张继科百无聊赖开始嗑瓜子。


过了一会儿周雨把手机放下了:“最近麻团特流行的手游啊,过会儿我帮你装上?”


张继科说:“得了,我一天天要玩的东西太多了,再装个手游我不用睡觉了。”


周雨笑笑:“那科哥看看新进的扫帚不?光轮2020,刚到的货。”


“不了。”张继科说:“我就在你这待会儿……”




张继科最终还是在离晚饭时间还有好一会儿的时候离开了周雨的店准备回马龙那。他手里拎着一兜子从周雨那买的新系列荧光色护腕和球袜,说服自己不是因为想见马龙而是因为担心儿子才要提早过去,移形换影去了马龙的店里。店门口的木牌被挂在坤卦那一面,是歇业的标志。店里静悄悄的,张继科放下东西,顺着木质楼梯轻手轻脚下到了地下的储藏室。在几排书架后面古旧的写字桌边,马龙趴在桌上睡着了,龙龙盘在他的脖子上,也在睡着。


张继科看着他的睡脸,心里泛起柔软又酸楚的情绪。他把魔杖抽出来轻轻点了点自己的手心,咕哝了一句“毛毯飞来”。印着麻团世界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图案的毛毯落进了张继科手里,还是很多年前他去美国打比赛的时候买的那一张,毯子边都磨得有些开线了。张继科轻轻地用那张毛毯裹好了马龙的身体,然后安静地离开了地下室。


他回到楼上,打开了马龙的电视,又找出了茶具,一边给自己泡了茶喝,一边看着电视上的巫师新闻。英国的半巨人权益保护协会终于成立了。美国的LGBT巫师举行了巫师骄傲大游行。日本麻团偶像团体山冈的演唱会门票抽选上,有巫师迷妹用巫术干预了抽票结果,引起了日本巫师界和麻团界的信任危机。


茶喝到第三泡的时候,马龙从地下室上来了,龙龙还搭在他肩膀上,睡眼惺忪的样子。


马龙说:“你来啦。”


张继科“嗯”了一声。


马龙把龙龙从肩膀上摘下来。龙龙抬眼看看张继科,呲了一股水,然后变回了人形。


张继科沉默着接过了龙龙,帮他把衣服穿好。


马龙说:“毯子是你帮我盖的?谢谢你。”


张继科抱好了龙龙,拿上自己的东西,看了看马龙笑了一下:“别这么客气。”


他甚至没说再见,就直接消失了。




两天后马龙收到了一封信。


是来自母校中魔大的信——而且是一封吼叫信,在马龙面前不断抖动膨胀着。马龙连忙敲敲魔杖打开它。


吼叫信的声音是个年轻男人,声嘶力竭地叫了好几分钟。


马龙耐心听到最后,等到信蜷成灰烬,才又敲了敲魔杖开始回信。


“为什么!是粤语!我一个字!也听不懂!用普通话!重新发一遍!!”


 



评论
热度(585)
  1. 星期富富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胖儿也太萌啦!其实好想看胖雨线呀∠( ᐛ 」∠)_
  2. 富富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