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反情歌

哇哇好喜欢直球啊马龙大佬

墙纸:

一开始张继科是没想过恋爱的。

他痛定思痛,认真分析了一下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那天他下了班,和同僚约了去酒吧喝杯酒放松一下。

酒吧那种地方。

黑灯瞎火,男男女女,就很容易让人犯点不该犯的错。

张继科自然也不会例外。

更何况他还那么英俊。

他坐在吧台边喝酒。

金发大胸的异国女郎朝她抛了个媚眼。

打扮清纯的学生妹给他送了个飞吻。

马龙端着杯可乐走过来,挡住金发女郎和学生妹的视线。

“先生,一个人啊?”

马龙说。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啊?”


张继科问方博:“你听没听说过,有人会可乐后乱性啊?”

方博露出一个“你是不是当我傻啊”的表情说:“我觉得那个人可能只是单纯想睡你罢了。”

张继科觉得方博说的不对。

事实上,马龙并没有睡他。

确切点来说。

是他把马龙睡了。


这个睡的过程就不用细表了。

不外乎是在某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地毯上,浴缸里,镜子边,水床上做的那些你情我愿的事情。

张继科记不清楚那晚他和马龙到底做过多少次了。

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卖力。

他只记得自己中途饿的要命。

马龙腰上裹着条浴巾打电话去叫room service。

那天他尝到了五星酒店里千岛酱的味道。

张继科想,似乎和路边便利店20块一大碗的千岛酱没什么区别。

然后他又尝到了沾满千岛酱的,马龙嘴唇的味道。

他想,还是这个好吃一点。

后来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又来了一发。

马龙累的要命,用脚背慢慢磨蹭着张继科脊背上的纹身。

他说:“靠,你还有完没完?!”

张继科压着他的手腕往里面顶。

一边撞一边咬着牙笑:“没完。”

马龙气的大骂:“你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贴上还撕不掉了?!”

张继科说:“要不然呢?今天就让你长点记性,别去酒吧随便勾搭人。”


张继科后来再三确认,那天晚上,自己的确是只喝了一杯啤酒。

事实上他连一杯啤酒都没喝完,就被马龙勾搭走了。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一片狼籍的房间里丢满了昨晚俩人喝空的酒店蒸馏水瓶。

红的白的啤的都原封不动老老实实地缩在酒店冰箱里。

更何况他头脑清晰健步如飞,的确不像是宿醉之后。


到最后张继科终于确定。

昨夜那场艳遇。

或许他与马龙都各怀鬼胎,但的确是殊途同归了。

所谓殊途同归。

就是他想睡马龙马龙想睡他。

他们手拉手肩并肩一起迎来了无数次生命的大和谐。

对。

大和谐。

想也知道,张继科这把年纪的单身人士,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善男信女。

恋可以不谈,生理需求却是必须要满足的。

更何况他人长得靓,性格也有趣。

那就更是锦上添花。

他从国小开始和女生约会,交往过的伴侣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但从没有一个像马龙这样的和谐。

不知道是谁讲过,一对完美情侣必须要经历三个境界:

聊,吃,和性。

张继科一个过肩摔把一米九几的光头大汉压在地上,动作麻利的给对方戴上手铐。

方博提着警棍气喘吁吁的跟上来。

“靠。”

方博说。

“张sir,你今天怎么这么威啊?”

张继科踹了脚大汉:“老实点。”

方博说:“哇,看你这么春风得意,是你妈煮什么东西给你补了,还是最近和女朋友那方面和谐过头啊。”


所以第二天晚上,张继科又一个人出现在了酒吧里。

他点了杯可乐,咬着吸管默默地喝着。

金发女郎和清纯学生妹都还在。

他坐到凌晨。

都没见到马龙的影子。

天快亮时,张继科从酒吧走出来。

他觉得好笑。

艳遇这种东西,难道不就是因为有且仅有一次的机会才让人着迷的吗。

他蹲在路边点起支烟。

他想自己这艘不系之舟,本就不该留恋灯塔里的灯火。

他这样想着,站起身,拍拍屁股上不存在的土,转身走出街口。

背影沧桑,十足浪子。


所以三天后。

张继科和方博正并肩巡街的时候。

一辆黑色Benz停在他们面前,车门打开,马龙西装革履的下车,身后跟着两个满身刺青的光头大汉。

张继科就下意识的有点懵了。

马龙抬手松了松领带,看着张继科:“你几点钟下班?”

张继科下意识答:“五点半。”

马龙说:“那我五点半来接你下班。”

他问:“我们晚饭吃生鱼片好不好?”

张继科嘴巴先大脑一步答:“好。”

方博忍不住了:“请问你是哪位啊?”

马龙看他一眼,笑了一下:“你是阿科同僚吧?幸会幸会。”

他伸手去握方博的手。

口气平静的在水面上丢下颗原子弹。

“我是阿科男朋友,你叫我马龙就好了。”

评论
热度(1375)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