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反情歌 4

妈呀谈恋爱!我要看你们好好谈恋爱!!
这个套路深得我心,什么时候有人能来套路我???

墙纸:

这一回张继科再没什么不敢想的了。

他陷在恒温室的沙发里,穿着单薄的无菌服,眼神涣散地盯着头顶屏幕上播放的某些不可说的画面。

他想起很久前看过的一个电影。

他想此时自己是否也一脚踏入了某场轰轰烈烈的真人秀中。

没准现在正有无数个摄影机对准着他。

大概还有不计其数的人围坐在电视机前观摩他在短短三天内从不系之舟变成私家游艇。

他想这太糟糕了。

这场真人秀的脚本作者真的太糟糕了。

再没有比他现在更荒唐的情况了。

张继科看着屏幕上纠缠的肉体和鼓动的肌肉,伸出两根手指在太阳穴边比划了一下。

“这回总该结束了吧。”

张继科说。

“那就祝你早安,午安,晚安吧。”


事实证明人生就是人生,并不是什么电影,也不是什么整蛊游戏。

从医院里出来,马龙和张继科上了车,一路飞驰的又返回了机场。

飞机载着他们划破伦敦的夜,沿着星星的轨迹去追赶太阳。

正当张继科昏昏欲睡的时候,就听马龙忽然凑过来问:“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张继科迷迷糊糊,下意识答:“女孩。”

他话音一落,就把自己惊醒了。

马龙穿着睡袍,托着下巴看他:“我猜你就喜欢女孩。”

他说:“不过我们必须得有一个儿子,你懂的,女孩子嘛,总不能让她出来做古惑仔吧。”

张继科说:“儿子就能去做古惑仔了吗?”

马龙说:“要不然呢?我们家公司谁来继承?”

张继科说:“我们张家祖祖辈辈都当差啊,不能断到我这里吧。”

马龙说:“那让女儿去当差好了。”

张继科说:“你有没有搞错?!女孩子当差多危险啊!”

他这样说完,空姐拉开布帘,弯着腰小声问:“两位先生需不需要一杯睡前甜酒呢?”

马龙说:“不用。”

张继科说:“用。”

他们对视一眼。

马龙说:“不用。”

他伸出手:“OK,我觉得还是得等孩子长大后自己来选择职业比较好。”

张继科倒回座位里。

他笃定是因为时差的缘故。

否则他怎么会跟马龙为两条精 子的职业规划而吵架。

他伸手掐了掐眉心。

就听马龙又问:“你对孩子的妈妈就一点都不好奇吗?”

张继科说:“什么?”

马龙说:“Top3数学系毕业,身高175,亚裔,但是有四分之一的葡萄牙血统。”

张继科一怔:“啊?”

马龙朝他笑了一下:“这样我们的孩子,就有一部分和C罗一样的血统了。”

他说:“你不是喜欢C罗吗?”

张继科动了动嘴角:“对,我喜欢C罗。”

他这样说着,伸手关了头顶的射灯,拉起毯子,准备结束这漫长的一天。

却听马龙又忽然叫他:“张继科。”

张继科回头:“干嘛?”

马龙看着他:“今天是我们新婚的第一天,你难道不该表示点什么吗?”

张继科一怔,转瞬又回过神来。

他凑过去,掐着马龙的下巴,轻轻在他唇角印上一吻:“晚安。”

马龙说:“晚安。”


张继科在飞机上做了个梦。

梦到三岁时老豆带他去摸骨。

庙街摸骨的瞎子说他骨骼清奇,命里带浪,是单身到45的命。

他老豆不信,跟瞎子吵:“你这就是说我儿子要打光棍咯?!隔壁算卦的瘸子说他一双桃花眼,这辈子姻缘不断啊!”

瞎子摸着他的头说:“非也非也,他反骨冲天,世间少有人能镇得住他。”

他老豆说:“你这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做老豆的也镇不住他咯?”

瞎子说:“这世上压得住这冲天反骨的,唯有白龙王的转世。”

他老豆说:“什么白龙王转世?”

瞎子说:“要是遇到白龙王转世,呐,三年抱俩不是梦,若是遇不到呢,那你就等他到了45岁,带他去情人节相亲会吧。”


张继科从梦里惊醒。

发觉窗外景色骤变。

马龙与他并肩坐在车后,穿着一双同样花色的对襟马褂。

车子在湾仔一家酒店外停稳。

街上锣鼓喧天,龙虎互舞。

他与马龙被众人簇拥着进了酒店大堂。

大堂主位上坐着张继科的老豆和一个没见过的男人。

有人塞给张继科一个茶碗。

一双新人跪在张老豆膝前。

马龙说:“老豆,饮茶啊。”

张老豆喜悦的光头泛红。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包递给马龙:“乖崽,以后阿科要是欺负你就跟老豆讲,保证打断他的腿。”

张继科晕晕乎乎,还未回神,就听马龙在他耳边说:“这是我老豆,叫人啊。”

张继科捧着茶碗:“老豆,饮茶啊。”

马老豆铁面无私,哼了一声。

围观者大笑起来,簇拥着新人,又挨个去敬酒。

敬到方博那一桌。

方博在张继科耳边小声说:“张sir,兵贵神速,早生贵子啊。”

到了傍晚,宾主尽欢。

马龙和张继科在酒店门口送完了客。

一辆眼熟的Benz泊在路边朝他们打开车门。

马龙拉着张继科上了车。

马不停蹄地赶到机场。

一路安检通关。

等张继科回过神来的时候。

他和马龙就已经被空投到赤道附近某个岛国海湾边上的蜜月套房里。

张继科穿着浴袍,躺在巨大的水床上。

浴室里水声阵阵。

张继科手里还拿着敬茶时马龙老豆给的红包。

马龙腰上围着条浴巾赤着脚走出来。

他看了眼床上的张继科:“发什么呆呢?”

张继科坐起身,看着背对他坐在落地窗前喝酒的马龙。

壁灯的一小束灯光从他头顶洒了下来。

此时天已经黑透,窗外是同一色系的星空和海湾。

大抵因为夜太深了,所以才显得此时那一束灯光尤其温暖。

张继科想,是了。

他不再是不系之舟了。

此时的他,已经成了灯塔里的灯火本身。

十个月后,还会有两个承载了他与马龙血统的小生命呱呱坠地,继续他们未完的航行。

他想到这里。

便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从背后抱住了马龙,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耳朵,问他:“你又发什么呆呢?”

马龙叹了口气:“累。”

张继科说:“现在喊累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的手顺着马龙的腰线滑下去,在快没过浴巾时,却又被人一手抓住了。

张继科一怔:“你干嘛?”

马龙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张继科。”

马龙说。

“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

他笑了一下。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恋爱了。”

评论
热度(879)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