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南方南方

哇啊

畈步冽:

第二季
关于我们俩


最后张继科没得逞,马龙也没得逞,他刚举起了扫把,老刘就进来了。一见到他们两个就想起那天他翘会抽烟被领导点名批评的事,于是指着他俩,
“马龙,张继科,出来。”
带他们俩到走廊,就上次自习课翘课的事好一顿骂。骂完了再搞卫生,天都黑了。
回家路上,一人骑一辆自行车。马龙谨遵驾驶规则,目视前方骑得稳稳当当,张继科在他周边七拐八扭打圈圈,边骑边问,
“行不行?行不行?”
马龙顾若罔闻,狂踩小车蹬,前方路口拐弯,一溜烟跑了。

但是张继科怎么可能善罢甘休,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广播站里塞小纸条。
中午吃饭时间,三班吵吵闹闹,声音最大的就是许昕方博。许昕抢块肉,方博就顺走他的水果,吃个饭都不安生。马龙饿得很,呼噜呼噜往嘴里扒饭。广播又开始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开场白之后切入正题,
“下面是高二张同学的点播。”
马龙竖起敏感的小耳朵,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广播里接下来就是一段跳跃的节奏,整个校园回荡着,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留个爱标记………”
咳咳咳咳……
马龙差点呛死,又怕给人发现,把头埋碗里使劲扒饭。
许昕方博躁动了,整个走廊都躁动了!
“卧槽,点歌狂魔张同学重出江湖了!!!”
他们俩上学期猜了好久都没猜到,他居然又出现了!!
所有人似乎都很激动,只有马龙趴在桌子上要死不活。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第二天中午广播站按时开始,
“下面是来自高二张同学的点播,杨千嬅的《处处吻》”
………

第三天,
“下面是来自高二张同学的点播,张敬轩的《吻的太逼真》”
………

马龙终于疯了。


周五下午帮派例会,又是无主题,各自瞎扯淡。
马龙看漫画,张继科抽小烟。周雨抖脚磕瓜子,小胖在吃面包,嘴巴跟手都没闲着。许昕方博凑一块玩手机,也是不知道明明两个人都有手机,却非要一起盯着一个4.7英寸,看就看吧,说着说着就勾勾搭搭,打打闹闹,你掐着我,我扯着你,方博一下没刹住,脑门撞在了许昕的膝盖骨上,差点给他撞碎了,两个人都疼的泪眼婆娑。
俩终于缓过来,又凑一块看手机,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八卦,俩人对视嘿嘿嘿嘿笑了一会,转过来喊,
“科哥,科哥,昨天有人在路上看到二班的胖子跟你们班副班长拉手呢。”
“呵,几把,早就看出来他们有一腿。”
张继科一脸得意,然后突然用肩膀顶顶马龙,
“跟我们俩似的。”
“?????跟跟谁?”
马龙一下惊得了。
“我们啊!”
咦??????
边上四人刷的一下,目光齐聚。
“不是,我不喜欢……”
情况突然,马龙毫无防备,一下子尴尬的不知所措。虽然这个问题已经在他脑子里徘徊了很久,但是正面直击,还是让他一下子乱了手脚,于是嘴巴比脑子快了一步。
“不喜欢什么?”
“不喜欢你………”
马龙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张继科还是准确无误的听到了,他整个人都炸了,一下站起来。

“是你说爱上我的!”
“不是…我那是……”
yo~~~~
周雨瓜子也不磕了,方博脑袋也不疼了,许昕腿突然就灵活了,小胖的沙拉肉松面包一下噎到了。
“是你先亲我的!”
“不不不…我我我……”
哦~~~~
边上一群人目不转睛,眼神犹如聚光灯,对准他们俩,死命的照。
“还有,你还写了读后感给我!那就是你弯的证据!”
“我我我我………”
哇~~~~
“各种条件都非常的充分,不喜欢我,你是耍我吗??这他妈就是个伪命题。”
…………
妈的瓜太大,边上四个都吃不下,精彩精彩!

张继科气的一口烟在肺里乱窜,差点呛死,他烦躁的抓抓头发,把烟掐灭,一声不吭抓起包回家。
马龙愣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明明是说出了心里话,但是感觉非常怪异。
许昕推了他一把,马龙这才反应过来,抓着包也跟上去。张继科今天的小自行车骑得飞快,马龙刚下楼,他就已经消失在校门口。
此时学生都散去,落日的余晖一寸寸衰竭,清校铃声打过三遍,天终于暗了下来。他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心里也不知道啥滋味,感觉像吞了把风,胃里凉飕飕的。
这天晚上他也没睡好,一闭眼,就感觉张继科呼出的烟往他脸上冲,熏得他眼睛张不开。

第二天是周六,几个人一起约着去图书馆写作业,张继科没来。
“你给他发个信息。”
许昕敲敲马龙的本子,
“我?”
“我发了,没回,你再发个。”
马龙抓抓头发,下不去这个手,心里又着急,最后发个信息心脏提到了200码,他发,
“你来图书馆吗?”
没人回。
后来马龙打过一个电话,也没人接。
下午写完了作业,又看了会书,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那条信息依然没回。

晚上马龙吃过饭就躺着了,他划拉着屏幕开屏锁屏来来回回,打开微信又关微信。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又拨过去一个电话,这会是有人接了,对方提醒用户已关机。
他心一沉,脑子的想法止都止不住。
今天一天都没消息,难道是………
难道是张继科心里郁闷在家酗酒,酒喝完了下楼买,结果关了门忘带手机忘带钥匙,爸妈又不在,就在门口待了一天,他可能现在还没吃晚饭。
这个想法最后被马龙否决了,张继科酒量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么。
不是这样,那难道是………
难道是张继科心里郁闷去黑网吧打游戏,他打游戏就爱骂脏话,跟网吧里的社会不良青年发生了冲突,然后打起来了。条子来了他没逃过,给抓起来进去了,没收了手机。也不知道现在放没放出来,可能也没吃晚饭。
马龙越想越是不安,最后还是起来穿上外套。爸妈晚上有饭局,估计会晚点回家,他快速的换上鞋子就出门,踩上他的小自行车就往张继科家赶。
路上遇见个烧烤摊子,刹车停了一会。

他在张继科家楼下绕了一圈,又按了几遍门铃,没人应答。张继科家楼层太高,他抬头望,在密密麻麻的窗户里根本分辨不出来哪个是他家的。
马龙仰得脖子都酸了,还是看不清。
“在这干嘛呢?”
张继科突然一敲他肩膀,把他吓一跳。
“你你你………”
“干嘛?”
“怎么不接电话?”
“跟我爸去山里钓鱼,没信号。你怎么在这啊”
“我……”
“是继科的同学吗?”
张继科的爸爸停好车也过来了,马龙突然就紧张起来,把手里的东西扔进张继科怀里,
“给你,我走了。”
“诶……你急什么?”
马龙低着头,结结巴巴对后边喊声叔叔再见就跑了。

张继科抓着那袋子,看着马龙跟只小猫似的,钻进夜里就没影了。把那袋子打开,借着路灯看见里边有烤韭菜,烤玉米,烤花菜,烤面筋,烤土豆。
都是他爱吃的。



评论
热度(581)
  1. 菲菲畈步冽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季拾贰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