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南方南方

“我知道有三个人喜欢你!”“谁呀?”“我呀我呀我呀!”

(突然讲情话(非常戳少女心的文系列!(第三季快来吧!

畈步冽:

第二季
关于秋天
第二季完结


中午吃完饭,高一一班很热闹。
周雨的同桌大头活动课向体育器材室借了副羽毛球,打完了放抽屉里,忘了还回去,今天给周雨翻出来了。
“来一局?”
大头欣然应战。
他们在最后排的空位摆好了架势,又找樊振东做裁判,这小子数学好,记忆力贼强。比赛还引来一群女生观摩,不过大多数都是来给周雨加油的。
周雨大眼白皮肤,人又很瘦,非常符合高中小女生的审美。比赛还没开始,她们就站好了位。
周雨先发球,大头还没准备好,没接住。
“1:0”
樊振东坐凳子上,平静的报数。
第二球对打个几个来回,大头一个扣杀,周雨没接住。
“2:0”
?????
大头冲这边喊,
“怎么就2:0,明明是我赢一球。”
樊振东一脸公事公办,
“球触网了。”
“??触个鬼,哪来的网???”
“太近了。”

大头生气,捏着球发了过去,这个球周雨又没接到。
“3:0”
??????
“会不会报数你,他没接住,我赢的!”
“过界了。”
“什么几把,哪来的界??”
大头怒气值加升,看对面人多势众,也不好发作,又继续发球,然后接下来,就在这个屁点大的地方,大头不管往哪里打,都是周雨得分。
大头怒了,指着樊振东喊,
“黑哨!!!!”
周雨见势不对,放下拍子跑过来,抱住樊振东的头,一脸老母鸡护崽状,义正严辞的说,
“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
“小个鸡儿小,他不是我们班的??”
“你不要欺负人!”
边上女生也跟着附议,
“不要欺人太甚!”
樊振东满脸委屈抱住周雨的腰,
“雨哥………”
大头震惊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的不要脸,还他妈组团耍无赖!

去楼下小卖部买笔,经过高一一班门口于是见证了整个过程的张继科在窗口对着周雨比了个大拇指,周雨入帮派不过一个月,就将斧头帮的传统——仗势欺人,学个十成十,真是后生可畏啊。

里面闹哄哄乱成一团,张继科继续上楼,回到高二段,在楼梯口碰见许昕。
“走不走?”
“走啊。”
于是两个人又千里迢迢跑到对面的实验楼上厕所,上完了又找个空地抽烟。
“科哥今天心情不错哦。”
“那是。周末跟我爸去山里钓鱼,钓了个大的。”
“什么鱼?”
“我也不知道,挺香的,不过没马龙送的烧烤好吃。”
“日,看把你骚的。”
张继科笑皱了脸。
两个又天南地北的扯几把犊子,说到昨晚那把游戏。
“科哥,我新换了个皮肤,你瞧见没?帅不帅?”
“样子挺看好的,就是那个颜色吧,绿了吧唧,好像马龙送来的烤韭菜。”
“别骚了,别骚了。”
“不是故意的。”
“昨晚的游戏我组队开语音,你猜怎么着,碰到个东北的,一口大渣子味,骂起人来神带感。”
“听说东北人都是大金链子大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你说他们烧烤都吃的啥?”
“我咋知道?”
“马龙这个东北人给我带的烧烤都是素的呢。”
…………
“骚不死你。”
烟抽完了,两个人洗把手往回走,路上遇见化学老师,看起来挺饿的样子,边走边拿个煮玉米啃,听见他们打招呼声也只嗯嗯两声。等走远了,张继科感叹道,
“化老真辛苦。”
“是的呢。”
“不过煮玉米没有烤玉米好吃,那天马龙送的烤玉米…………”
“你他妈有完没有?”


跟张继科分别后,许昕就往自个儿班级走,这会午休开始,整个走廊都空了。靠近门口,他看见方博正蹲在那儿,于是手又痒了。
方博也是很倒霉,端一摞的作业本回教室,正好遇见打铃声,走廊一群学生疯打又一下子哄散,场景乱的像打仗,他被夹在中间,端着作业本一下没站稳,散了一地。草他妈,他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蹲下去捡。
“猜猜我是谁啊?”
许昕幼稚的像个傻逼,两手蒙上方博的眼睛。
“神经病,放手。”
“猜一下嘛~”
“许瞎子放手,老子没空。”
许昕玩心大起,掐着方博的脸就不放了。突然身后也来了一句,
“猜猜我是谁?”
许昕沉迷Q弹的手感难以自拔,不耐烦的回,
“猜你大爷猜,老子忙着呢。”
说完继续蹂躏方博的脸。
“许昕,出来。”
许昕回头一看到老刘,脸都白了。
方博给搓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解脱,抱起作业本就跑,留下许昕一人欲哭无泪。
老刘撩起袖子就让许昕知道,谁才是大爷。

这个下午两节语文课,许昕上的生不如死,坐着被点名注意力不集中,趴着被点名上课睡觉,站着被点名挡着后面同学视线。简直崩溃。
方博坐在一边笑嘻嘻。


放学铃声终于响了,方博把东西收拾完叫住后边的马龙。
“放学了去打篮球,马上要篮球考试了,我啥也不会呢。”
“行吧。”
马龙把抓起书包就跟着方博许昕走,他们在小操场终于抢到一个篮球架。
“科哥咋还没来?”
马龙听到张继科三个字一下子又警觉起来了。
“他也来?”
“科哥篮球打的可好了,叫他来教。”
这一说不得了,马龙还没动心里就开始打鼓,
“我突然想到作业有点多……要不我先回去……”
“刚自习课,你不是还炫耀作业写完了么?”
他妈这张嘴哦!马龙想刮自己一嘴巴。
然而一直到他们打到脚软,张继科都没来,
“科哥咋回事?”
“你给发个信息看看。”
“发了,没回。”
“估计做值日吧。”
然后他们又自己玩了两局,打的很不正经,边上一群初中生跟小狼仔似的,盯着他们的篮球架蠢蠢欲动,随时可能杀过来,搞得他们很没有安全感。
“马龙,你去叫科哥。”
“为啥是我?”
“我守着这,你快去啊!”
许昕一脚踹马龙屁股,就把他送出去了。
马龙拍拍裤子,心里忐忑。


高二走廊空荡荡。
马龙推门进了一班,诺大的教室,没有一点人气。他环顾四周,终于在第四组的最后一排发现了张继科,他趴在桌子上睡的正熟呢。
仔细听还能听到呼呼的声音,马龙小时候在爷爷家养过一只小狗崽,睡觉的时候也是这样,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响,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美梦。
小狗崽老是在他身边拱来拱去,喜欢舔他的脸和手指头,脾气总是很急躁,捧在手心的样子软乎乎,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张继科……”
他小小的叫了一声,想把他叫醒,但是又怕把他吵醒。
“再亲……行不行?”
张继科动动嘴,皱着眉毛在梦呓。垂着睫毛,像个小孩。

哎呀,这个人好烦。
马龙抓抓头发,转一圈确定边上一个人也没有。挣扎了一下,低头飞快的贴一下张继科的嘴角。
还有些烫嘴。
窗外的云霞烧成一片,斜阳打在马龙的脸上,把他耳朵也烫着了。
这个秋天还有些热呢。



评论
热度(694)
  1. 星期畈步冽 转载了此文字
    “我知道有三个人喜欢你!”“谁呀?”“我呀我呀我呀!” (突然讲情话(非常戳少女心的文系列!(第三季...
  2. 菲菲畈步冽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季完结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