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刘孔|獒龙】热岛小夜曲29

我擦!!周雨弟弟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等着小胖呢!!QAQ

墙纸:

吴敏在中环一间银行里上班。
她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身体一直不好,前一阵子,做警察的父亲又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
吴敏又大病了一场,上周五刚刚出院,这周上班的第一天,前台小姐拿着个邮包来敲她办公室的门,说是刚刚寄到的邮件,不过寄件人信息不明。
吴敏打开包裹。
里面只有一个录音笔和一张打印出来的航班信息。

张继科把车停在路边等红灯。
马龙上前敲了敲车窗,示意他打开车门。

他上了副驾,回头看了眼张继科,像是有话要讲,却迟疑着许久没有开口。
张继科借着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怎么?”他问,“要问我辉哥的事?”
马龙双手握膝,好半晌,才点了点头。
“我15岁那年,父母被人杀了。那些人本来是打算把我扔进维港的,是辉哥救了我。”
红灯跳绿。
张继科开着车往前走。
马龙继续道:“辉哥把我藏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我在那里呆了一天一夜。”
他笑了笑:“我那时候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还是怕得要死。我记得那几天台风过境,香港一直在下雨。我躲在后备箱里,又黑又冷,风吹在车身上,像是要把整个车子都掀起来,声音大的像恶鬼敲门。”
张继科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怕黑,怕鬼。”
马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后来辉哥带我离开香港,在瑞士,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张继科嗤笑:“教会你什么?教会你杀人?”
马龙转脸看他:“杀人有什么错?难道我杀的那些人不是死有余辜吗?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它们逍遥法外吗?”
张继科烦躁的要命:“你到底要说什么?”
“继科,”马龙说,“有些事我不能说的太明白,但你要知道,辉哥有很多的迫不得已。”
张继科落下车窗,掸了掸烟灰:“你今天来,无非是想要我别去找孔令辉麻烦。”
马龙点头:“没错。”
张继科冷笑了一声:“那我哥哥怎么办?我哥哥就要枉死了吗?我要是求你放过蔡振华,你会答应我吗?”
“继科。”马龙打断他。
“辉哥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张继科看他一眼,大笑出声。
“龙sir,你威胁我?”
马龙抿着嘴没有说话。

张继科把车停在弥敦道口,下车去兰芳园买奶茶。
他举着两杯双糖双冰的奶茶回来,看到马龙正坐在副驾上发呆。
张继科上了车,把一杯奶茶塞进马龙手里。
“请你喝奶茶啊,龙sir。”
马龙不明所以:“你什么意思?”
张继科想了想:“谢谢你救我一命,谢谢你早上没有开枪。”
马龙握着奶茶,沉默了许久。
“继科,”他艰难开口,“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张继科咬着吸管,没有回应。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和你为敌。”
马龙闭上眼睛,片刻后又缓缓睁开。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不想亲手杀你。”
张继科不屑地笑了笑。
“为什么是你杀我,而不是我杀你?”
马龙一怔,转而笑了出来。
“好啊。”他眯着眼笑道。

张继科喝完了奶茶,捏扁了塑料茶杯。
“我听说你还有个弟弟,十年前失踪了?”
马龙点头:“蔡振华派人来我家里找人的时候,我把他藏在床底下。后来辉哥有再回去找过他,他就已经不见了。”
张继科摆弄着吸管:“会不会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马龙说,“我相信他还活着。”
张继科笑了笑:“人海茫茫,连张照片都没有,你要怎么找?”
马龙捞出手机,划开解锁。
张继科挑了挑眉。
“0519,你生日啊?”
马龙翻出一张照片,拿给张继科看。
“是我弟弟的生日。”
照片上一个不到十岁的少年,穿着短裤长袜坐在椅子上,十几岁的马龙站在他身后,一只手亲昵地搭在他肩膀上。
“这是后来找到的,卡在地板和脱落墙皮的缝隙里,所以一直没有人发现。”
张继科盯着照片看了许久。
“希望你能找到他。”他说。

张继科开着车去兰桂坊喝酒。
到了后半夜,他烂醉如泥的趴在吧台上,隐约察觉到被人架了起来,一路跌跌撞撞地下了楼。
张继科努力睁开眼,去看扶着他的人。
周雨被他压的够呛,一边扶着他,一边絮絮叨叨:“哥你怎么回事啊?你从前不是最讨厌来这种地方吗?还说我要是敢来就打断我的腿……”
他话说一半,张继科倒是全部听进去了。
他推开周雨,指手画脚。
“你知道什么?”他大着舌头说。
“现在的我,跟从前的我能一样吗?”
周雨怕他摔了,一手护着他,一手去他口袋里掏车钥匙。
张继科靠着墙,一点点滑下去。
“你哥我啊,再也回不去了。”
他抱着头,喃喃自语。

周雨无法,只好叮嘱他。
“哥你不要乱跑,我去把车开出来。”

张继科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场冗长的噩梦。
他像是又沉入了海底,深陷漩涡之中,被拖拽着往最黑最冷的水域里拖去。
他努力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
他明明看到有人已经伸出了手。
马龙的声音却忽然贴着他耳边响起。
“继科。”
马龙说。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他猝然梦醒,发觉自己正坐在地下车库的门口。

张继科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摸了摸口袋,才想起车钥匙刚被周雨拿走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塞进嘴里,刚想点火,猛一阵炸裂声从车库深处传来。
热浪卷着车库里湿漉漉的霉味打在他脸上。

张继科先是一怔,转瞬明白了过来。
他拔腿就往车库里跑,却见自己的那台车正往外吐着巨大的火舌。
细小的爆裂声从车头发动机处传来。
隐约看得到驾驶座上有个人影,慢慢被大火吞噬。

张继科回头,一拳砸开了墙上的消防栓。
他拎着灭火器,手抖的拉不开保险拴。

身后的汽车又炸了一次。
什么东西带着细小火星从汽车里飞溅出来,滚落在张继科脚边。

他认得,那是周雨的手表。

张继科膝下一软,迎着滚滚热浪,慢慢跪倒在地上。

评论
热度(142)
  1. 星期墙纸 转载了此文字
    我擦!!周雨弟弟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等着小胖呢!!QAQ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