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光和影 (上)AU

继科儿再次扛起卧底大旗吗一定要he啊WW

星海:

开始


 


马龙没有想到,许昕竟然是他们哥几个里面第一个想到结婚的。






马龙和许昕从小在一个胡同里长大。他大了许昕两岁,许昕还穿着开裆裤满街跑的时候,马龙已经会背九九乘法表了。那时的许昕还不像现在这样高大结实,总是呲着一口漏风的牙,追在马龙屁股后面叫他哥哥。马龙见过许昕每一个丢脸的样子,所以他们的感情素来亲厚。


 


他们住的小胡同算不得深,住的那么几户人家,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街里街坊的走动得多了,处得就跟一家人一样,谁家里有点什么大事小情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胡同里面人少,同龄的孩子就更没有几个。仅有的几个男孩子自然抱团玩儿一起。这里面的孩子王叫张继科,一个长得挺俊俏的男孩子。他个头不算高,人也挺瘦弱,抿着嘴不说话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忽扇忽扇的,乖巧伶俐得让人想上手摸一把。




但谁要是被他的外表迷惑了,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着实是个混世魔王,脑子里有一千个坏点子。下水摸鱼、爬树掏鸟蛋,装鬼吓唬人。什么招人烦他就愿意干什么。




马龙一想到他就头疼,偏偏胡同里的男孩子就愿意跟他玩儿。每天追在他屁股后面东奔西跑的,就像一阵风呼啸而过。


 




矛盾






马龙几乎是在不足月的时候就和张继科认识了。




马龙的妈妈和张继科的妈妈是好姐妹,马龙刚一出生,张继科他妈就抱着还不满周岁的张继科到医院贺喜。据张妈妈说,张继科从小就有洁癖,喝奶的时候如果奶水糊到了脸上,他就大哭特哭,坚决要把脸上的奶水擦掉才接着进食,否则就宁可饿着。




可那天,在医院里,素来有洁癖的张继科竟然抱着小小的马龙,吧唧吧唧地亲了好几口,亲得他一脸口水。


 


张妈妈开玩笑说,这两个孩子长大以后肯定投缘。可惜了,他俩都是带把的,要不然还能定个娃娃亲。但事实却完全相反,两个人到了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互相看不顺眼。


 


马龙嫌弃张继科太能作妖,张继科嫌弃马龙太过乖巧听话,啥意思都没有。


幼年的时候,他俩说过的话屈指可数,若是非把他俩放在一个空间里。顶多是一个蹲在地上玩儿土,一个盯着电视猛瞧罢了。


 


侠客


 


张继科第一次觉得马龙可以做哥们儿,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上小学都是按片儿划分的,不管张继科和马龙愿不愿意,都被分到了一所小学一个班里。




张继科小的时候称霸胡同,上了学以后照样也是风云人物。那个时候,电视台总是轮番儿播放金庸的武侠电视剧,比如《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什么的。男孩子都爱看,张继科也不例外。看着看着,就看出了赤胆忠心,一腔热血来。




那时,学校里经常发生低年级学生被高年级学生欺负的状况,张继科最看不过眼这个。若是被他看到了,他总是要撸胳膊挽袖子,上去和人家打一架。




高年级学生人高马大,不是一肚子脂肪就是一身腱子肉。但张继科从不惧怕,打架到最后,总是以张继科骑在人家身上,指着人家鼻子说,“我叫张继科,要寻仇直接来找我。”作为收尾。一看就是武侠片看多了。


 


张继科没有想到,居然还真的有人会来寻仇。




虽然马龙和张继科的关系算不得多亲厚,但是走的都是一条路,放学不一同回家又实在说不过去。还好,从学校走到家里只需要短短的十五分钟,路上哪怕两个人什么都不说,也算不得尴尬。


 


从学校到家总是要经过一条幽深僻静的小路。这条小路他们走了无数次,张继科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条小路遭到埋伏。上回被他骑着脖子打了一顿的高年级学生,又勾结来两个社会闲散人员,在这里等着张继科报仇呢。


 


在小学生里面,张继科尚属于挺能打的。但在这两个人高马大的小青年跟前儿,就有点儿不够瞧了。张继科巡视了一圈,见前后左右连个能求救的人都没有,心知这顿打是躲不过了。但是他挨打没关系,都是他自己作妖作出来的,他不能让马龙跟他一起挨打。


 


张继科把书包摘下来往几个人面前一抡,趁着他们愣神儿的功夫,张继科狠狠地推了马龙一把,喊他,“你快走,快走!”


 


按照以往武侠片儿里的桥段,兄弟被人围攻了,好歹也得嚎两声,“我不走,我要和你生死与共!”吧?但是让张继科没有想到的是,马龙可是个实在人,还不等张继科说第二句话,马龙就撒丫子跑了。


 


虽然心里是想让马龙快点儿走的,但张继科还是暗暗嘀咕了一句,“真不讲义气。”一点儿没有大侠的风范。


 


救援


 


马龙再折回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四个大人,两个学校的老师,两个看门的保安,这排场可真是够大的。虽然带着四个成年人在跑,但马龙却一路领先,后面的人好悬就跟不上他。张继科这才发现,马龙跑得可真够快的,就和一只兔子一样。


 


马龙一边跑,一边喊,“老师,快点儿快点儿,就在前面,他要被打死了!”马龙向来白净净的脸此时红得就跟猪肝一个颜色,脸上缀满了汗珠。喊出来的话也呼哧带喘的。




马龙说的话也实在是太夸张了,他左右不过被按在地上被连踢带踹了五分钟,最多有点儿内伤,还远远不到被打死的程度。马龙跑过来的时候,一个头发染得像火鸡似的社会小青年还骑在张继科身上连挠带打。马龙一看就急了,冲过去把不算结实的拳头使劲儿往那小青年脸上招呼,一脚一脚地都踢在那小青年的腰眼儿上。




老师都拽不住他。


 


张继科没有想到,马龙下脚还挺狠,踢最后一脚的时候,好像恰巧踢在了什么穴位上,把那小青年疼得满地打滚。张继科在心里面衡量了一下,觉得马龙有和自己仗剑走天涯的潜质。


 


哥们


 


两个社会小青年被保安遣送到了派出所。张继科和马龙被老师留在了办公室里,等着家长来接。家长还没等来,老师就被叫到派出所去做笔录。办公室里就只剩下马龙和张继科两个人。




张继科觉得自己受的伤还挺严重的,打架的时候胳膊不知道被谁咬了一口,嘴角被打出了血,眼眶也被打青了,疼得厉害。但当着马龙的面儿,张继科不好意思表现出怕疼的样子来,只能咬牙挺着。


不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过了一会儿,马龙蹭到了张继科的身边来。这还是为数不多的几次,他主动和张继科凑近乎。他小声地问张继科,“你疼吗?”




张继科还想逞英雄,咬着牙说,“一点儿都不疼。”




马龙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你被打的时候,我跑的那么快,你没有生气吧?”见张继科没答话,马龙的神情慌张了起来,“你别生我气,我害怕我俩打不过他们,只能去搬救兵了。你要是疼得厉害,那我……那我……”




“给你揉揉吧。”


 


张继科没有想到,马龙还是个说做就做的实干派。话音刚落,手就抚上张继科青肿的脸颊揉按了起来。嘴里面还念念有词,“不怕不怕,痛痛都飞走了。”




张继科问他,“你这是干嘛呢”




马龙笑得有点腼腆,答他,“每次我磕了碰了,我外婆都是这么哄我的。”


张继科想说,这就是哄小孩子的把戏,而且你揉得我伤口更疼了。但最终也没好意思说出口,人家总归是一片好心,对吧。


 


 


心动


 


那件事以后,张继科和马龙的关系有了个质的飞跃。小胡同里的人不停的变,旧的人搬出去,新的人搬进来,就只剩下马龙、许昕、张继科这三家“钉子户”。一起长大的三个人,想不成为至交好友恐怕都很困难。










马龙上高中的时候,有一首歌十分流行,街头巷尾都在放着。里面有一句歌词,“爱情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马龙深以为然。


 


虽然那个时候,马龙还不太懂什么是爱情。但他又隐隐觉得,张继科与别人不太一样。当别人问起马龙,张继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的时候,马龙总是会想上很久,再简简单单地答上一句,“粗中有细。”


 


的确,在很多事情上,张继科都充分发挥出他心大的性格特点,总是漫不经心、浑不在意。但在有些细节上,又总是表现出超凡的耐心来。比如一起吃早餐的时候,突然凑过来把他嘴角的牛奶沫抹掉。比如在寒冷的冬日里,从兜子里翻出一管儿护手霜,帮马龙仔仔细细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涂抹均匀。


马龙想,心动大概就起于此。


 泰坦尼克号


 


高二的时候,《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出了3D版。据说当时的反响异常火爆,一票难求。马龙在网上守了三个小时,好不容易抢到两张票。他没敢告诉许昕,只偷偷给张继科发了条短信,约他第二天以后去看电影。


 


知道要看的电影是《泰坦尼克号》以后,张继科的心里是崩溃的。一方面他本来就不喜欢看这些儿女情长的电影,男孩子嘛,就要看些打打杀杀的才痛快。另一方面,这部电影中央六套不知道放了多少回,光他陪着马龙都看了五六遍,情节发展早已烂熟于心。




但是马龙说看就看,相处的这么些年,在小事情上,他早已经忘了怎么反驳马龙。


 


去看之前不觉得有什么,但到了电影院,两个人才开始有点尴尬了起来。来看这部电影的一对一对的几乎都是情侣,再不济也是闺蜜五六人组团来看。他们这两个清秀的小伙子,自然就成了万红丛中一点绿,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围观。




张继科倒是很快就发动起了厚脸皮防御技能,泰然自若地买好可乐和爆米花,就拉着马龙往电影院里面走。可马龙天生脸皮儿薄,被张继科隔着衣袖拉着,没一会儿脸就红了。


 


3D效果并没有让人觉得很震撼。




并不算恢宏的场景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剧情,让张继科才看了一会儿就打起了瞌睡。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剧情已经推进到了女主角的那次跳海,和男主角即玩笑,又认真地说的那句,“你跳,我也跳。”


 


在整部电影里,张继科最喜欢的台词就是这句,“YOU JUMP,I JUMP”。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张继科觉得这是关于爱情最好的诠释。可惜电影院放的是汉语配音版,比起英文原版,平白就少了几分感觉。张继科玩心大起,凑到马龙耳边,沉着声音说,“YOU JUMP,I JUMP。”


 


张继科的声音尚属于变声期,和低沉、华丽、动听这样的词汇扯不上一点关系,反而沙哑哑的有点剌耳朵。但马龙无端的就是心里一麻。




他瞟了张继科一眼,说他,“你乱说什么呢?”




张继科没有搭话,只在心里面想着,我可没有乱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沉入深海


 


说来也可笑,张继科能发现自己对马龙的感情,还是因为心理健康课上的一个小测试。老师让同学们在纸上写下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五样东西。那时大家还都是小孩子,见识浅,拥有的东西一共也没几样,张继科想都没想,就写下了父母、朋友、时间、金钱。还剩最后一个名额了,张继科挣扎了很久,才磨磨蹭蹭地把马龙的名字写了上去。




写的时候,他偷瞄了同桌老半天,生怕对方发现他的什么秘密。


 


等同学们都表示写好了以后,老师又说,假设你带着这五样东西坐在小船上,船突然露个洞,你要把这五样东西依次扔掉才能活命。那么,你最先扔掉什么呢?


 


张继科有点后悔把马龙写上来了。




不管自己是沉船还是溺水,他是绝不愿意把马龙带到危险之中的。


 


张继科最先划掉了金钱,接着又想都不想地划掉了时间。




在老师催促他们扔掉第三样东西的时候,张继科心里默念了好几句许昕对不起,接着抖着手把朋友划掉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就要扔掉第四样东西。




张继科的眼睛在马龙和父母之间,来回扫了很久。他感到为难,心脏好像都缩起来了。这明明只是一个小游戏而已,可他却仿佛真的面临着什么选择。


 


张继科最后剩下的选项是“父母”。




可是这个游戏,他却没有再继续进行下去了。在把马龙丢下海里的一瞬间,张继科这个人也不复存在了。反正别人没有他也不会死,可他若是没有马龙,是万万活不成的。


 


那就让他随着马龙,一起沉入到这深海里吧。


 




课上到最后,老师让大家把答案上交。所有人都交上了自己的答案,除了张继科。他把那张小小的纸撕得粉碎。


 


那上面有他永远不能被别人知晓的秘密。


 


高考


 


2006年,张继科和马龙一起参加了高考。




巧合的是,两个人的第一志愿都是刑警学院。张继科心里一直有个英雄梦,在古代他最想做的就是仗剑走天涯的侠客,在现代,自然只有除暴安良的警察最适合他。倒是马龙也选了这所学校让人有点吃惊。




马龙一向是温柔无害的,和警察这个词儿有点贴不上关系。


 


往常高考的时候,总会应景地下几场雨。可等到他们高考的时候,或许是天公不作美,连个小雨点儿都没有。天气格外炎热,蒸出一身的汗来,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张继科和马龙被分到了一个考点,两家父母在考点附近租了一个小旅馆,供他们午间休息用。旅馆的条件远远算不上好,只摆了一张桌子和小床,四处还飘散着霉味儿。




上午考完了数学,下午又要考语文,两个人窝在床上,本想把还没背牢的诗词再看一遍,可还没有背两行,就头挨着头地打起了瞌睡。马龙觉得这个午觉似乎睡得格外舒服且漫长,有微凉的风抚在他的脸上,驱赶走盛夏的烦闷和灼热。


 


他微微地眯起眼睛,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的张继科,正坐在床边,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书,一边展开笔记本,帮自己闪着风。他耷拉着眼睛,不时地打一个哈欠,是困极的样子,但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小旅馆里不怎么通风,空气闷热得让人心慌。这样窝着睡了一会儿,汗就顺着额角流了下来,沾得鬓角、脸颊上都是。




张继科注意到了,就又凑近了些,用手心轻轻地帮马龙把脸颊上的汗水抹掉。




少年一片炽热的心思,在这柔情的动作里显露无遗。


 




或许他以为马龙还在沉沉地睡着,才敢做的如此肆无忌惮。他却不知道,马龙早已经醒过来了,只是不敢睁开眼睛而已。


 


 


醉酒


 


张继科和马龙都顺利的考上了第一志愿。只是张继科选的是刑事侦缉专业,而马龙选择了法医。那年许昕只有高一,送马龙和张继科去火车站的时候,他眼眶红红的,好好一个男孩子,差点儿就要泫然欲泣。


 


他跟两人说,“你俩等等我,再过两年我也过去。”


    


马龙理不清他和张继科的关系。他心里觉得,张继科可能是喜欢他的。可张继科却绝口不提,他性格向来被动含蓄,哪怕喜欢张继科喜欢的要命,也不好意思主动开口。


 


马龙和张继科第一次喝酒,是在一次旷寝外出的时候。他俩去吃大排档,为了渲染气氛,要了四罐啤酒。本以为啤酒没什么度数,可第一次喝的时候,他们却还是一罐就多了。




两个人都喝得一身酒气,当然不好再回宿舍。只能互相搀扶着,到小旅馆开了个房间。这家小旅馆接近闹市区,旁边就是一家KTV,24个小时不眠不休地放着歌曲。


 


这会儿放的歌,是个声音有点空灵的女歌手唱的。歌词十分怪异。


 


“谁说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唯一解决就是无止境的等,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






“谁说爱人就该爱他的灵魂,否则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诚恳。”


 


张继科身体里酒气翻涌,很快就冲到了头顶。也不知道是受酒精的影响,还是被这两句歌词刺激到了。张继科偏头看在他身边傻笑着的马龙,突然翻身压在他的身上。


 


我一定是喝醉了。张继科在心里面想着,妈的我的酒品也太次了。




一边这样唾骂着自己,一边用指尖在马龙的脸上游走。从浅淡的眉毛,但薄薄的双眼皮,再到高挺的鼻梁和粉红色的嘴唇。他混混沌沌地说着醉话,“我爱你……我就爱你的肉体……”


 


马龙哭笑不得。




他本以为像孩子一样理直气壮地说着“我就爱你的肉体”的张继科,好歹会做些什么。可他终究还是有色心没色胆的怂人一个,手指头刚摸到了喉结,就像被烫到了似的缩了回去。




他翻过了身,用被子把头蒙了起来。


活脱脱地一副鸵鸟的架势。


 


 


巨变


 


张继科给马龙下载了一个老掉牙的像素游戏——贪吃蛇。马龙的思维一向天马行空,看到小西红柿,就能想到他应该和葡萄粒儿做朋友。玩儿贪吃蛇玩儿得久了,他竟然也把它和爱情联系在一起。




或许爱上了一个人,就会变得和这贪吃蛇一个德行。不管吃了多少,也永远不会觉得餍足,只会越吃越多,越吃越多,把那爱意膨胀到自己都惊叹的程度。马龙想,自己一定会小心翼翼地操控着这条贪吃蛇,永远不会让他触礁。


 


 


马龙还总是在想,他究竟会和张继科这样揣着糊涂装明白多久下去。


两个人究竟谁会忍不住先开口。


 


可他还没等到张继科剖白自己的心意。就在许昕按照约定考进刑警学院的那一年,张继科竟然被退学了。


 


 


退学


 


张继科被记过退学来得突然。




甚至马龙都是在大字报等出来的时候才知道的这件事情,大字报上写着,张继科因在校外与社会闲散人员打架斗殴,严重违反校规校纪,因此给予勒令退学处分。




许昕眯着严重近视的眼睛,把这篇通告从头到尾看完。他磕磕巴巴地问马龙,“这不是真的吧?不可能的吧?”马龙没有回答他,而是扭身就跑到了主任的办公室。


 


他们的主任叫刘国梁,是刑侦局的副局长。被任命到这所学校来也只是个挂名,学校的大小事务都不咋管。但从张继科和马龙入学以来,刘国梁就对两个人颇多照顾。现在突然发生这种事情,马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国梁。


 


马龙为人处事一向过分得体,以至于有点冷淡疏离。别说和人脸红脖子粗地吵架,就连激动的时候都相当少。但他此刻却丝毫也顾不得礼数不礼数,推开刘国梁办公室的门就闯了进去。


 


“刘主任,我看到通告了,这完全不符合规则吧?按照校规,打架斗殴最多做记过处罚,顶多留校察看,哪有一上来就开除的?”可不管马龙怎么据理力争,刘国梁都只用一句话做回应,“这是组织的安排。”


 


歧路


 


从那天起,马龙就再也联系不上张继科了。他似乎是早就准备好要离开了,通告刚出的那天,张继科就把宿舍里的东西收拾得一干二净,接下来电话也注销了。马龙担心他是因为手机欠费才没办法接听电话,又连夜跑到服务站给他冲了一百元话费。




再打一遍,结果却还是一样。


 


马龙小心翼翼地给张继科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可两人却全然不知张继科被退学的事情。还嘱咐他和张继科一定要互相照顾,不要吵架。把马龙听得一阵心酸。


他倒是想和张继科吵架,可现在却连个人都逮不着。


 


 


整整小半年。没有人知道张继科去了哪里。为了找到张继科,许昕和马龙用了他们能想到的所有方法和手段。他们也猜测了无数种可能。可是没有用,都没有用,这个人就像从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马龙曾在情感节目里看过一句话,主持人故作深沉地说,爱一个人,就是终日惶惶然,害怕他冷,害怕他吃不饱,害怕他得病,害怕他会死。


当时马龙对这句话嗤之以鼻。


张继科在他身边,他从来没有过这些害怕。


可现在,他却对这句话无比认同。


他现在的感受,就是惶惶不可终日。似乎是得了病,偏偏又无药可解。


 


 


大四的时候,学校里盛传着一个说法。说刑警学院曾经的高材生,张继科,被学校开除以后,跟人去混了黑道。一开始还没人相信,但那人却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他跟着几个巡警去巡逻实习的时候,看见张继科跟着一群小混混蹲在路边抽烟。




他头发剃得挺短,后面那一撮还染成了酒红色。他看起来比在学校的时候结实了许多,身上都是匀称的肌肉。他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衫,把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刺青。那个人说道,“一看就不是好人会纹的。”


 


这样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然不会让人想到好事情。




巡警多看了几眼,结果张继科却是个脾气冲的,把烟往地上一扔,沉声骂了一句,“看个屁啊。”巡警也是个小年轻,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不可能放任这种挑衅,上去就要揪张继科的胳膊。




但张继科是谁啊,他在校的时候,擒拿术可是年年第一。




他一个反手,就把那小巡警制住了。结果嘛,自然是巡警把几个小混混扭送到派出所里,可能还要定个袭警罪什么的。


 


马龙走过来的时候,那个人正给旁人讲得天花烂坠。最后还做了个总结陈词,“当不了警察也不能违法乱纪啊。真是恶心。也是,就他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不当打手还能干啥啊。”几个人在一起笑得刺耳。


 


马龙一向是与人为善,所有人都只会用文质彬彬、斯文得体这种词来形容他。




但马龙那天却爆粗了,骂的还是自己的同学,“放你娘的狗屁。”




不止骂人,他还上手打了。本来马龙是个学医的,战斗力在天天练体力的警校生面前不值一提。但架不住他打起架来不要命,一下一下的专往人家的要害上招呼。他打急眼了,眼睛里血红血红的,好像要滴下泪来。


 


刘国梁叫张继科藏獒。因为他打起架来凶狠,不怕疼、不要命。




现在的马龙,倒是有点像被张继科附体了。许昕赶来的时候,吓得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忙跑过去抱住马龙的后背,把他往后拽着,嘴里喊着,“我的哥啊,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军礼


 


马龙说的都没有错,打架斗殴不至于开除,最多只是像他一样,被记个过而已。刘国梁把马龙叫到办公室,给他好好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再有什么不高兴,也不能动手是哇。以前就只有张继科让我不省心,你不能也跟他学是哇。”


 


马龙坐在刘国梁对面,有点无助地搅着手指。




沉默了半晌,他突然探起身子,情绪激动地对刘国梁说,“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对吧?张继科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那样……对吧?拜托您,您只需要告诉我这个就好。”


 


但回应马龙的,却是刘国梁久久的缄默。




马龙在心里面嘲笑自己,竟然还会心存侥幸。在这一年里,他无数次企图撬开刘国梁的嘴。但若是他肯告诉自己些什么,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马龙站起来,转身要走。




可走到门口的时候,刘国梁却喊住了他,“你只需要知道,继科他什么都没有做错。”虽然含含糊糊,但这已经是刘国梁能告诉他的极限了。




马龙却好像什么都懂了。




他转过身,站得板板直直的,向着刘国梁敬了一个无比标准的军礼。


 


 


哭戏


 


从刑警学校退学以后,张继科在别人的引荐之下,做了沈浩的保镖。沈浩名义上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总,但却没人知道他手下黑的白的,究竟有多少产业。沈浩人金贵,保镖自然也分许多种。纵使张继科人再机警身手再好,也只能在外围当个打手,根本凑不到他的近前儿去。


 


沈浩这个人有个癖好,就是喜欢玩弄细皮嫩肉的小明星,而且从来不带到家里,都是带到酒店开房。张继科每个礼拜,都要护送沈浩到酒店几次。




这天,他正百无聊赖地在酒店门口蹲着呢。就有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蹲到了他的身边。男孩子长得清秀,特别是眉眼儿,总是忽闪忽闪的特别可爱。张继科觉得他有点眼熟,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似乎是哪个二三线的小明星,他还陪着马龙看过他的节目。


 


张继科还是第一次与明星挨得这么近,心里难免有点激动,没忍住就问了他挺多问题。


 


最后,张继科问他,“你们演员演哭戏都是怎么哭出来的啊?”




小明星说,“就是想难过的事情呗。”又问他,“你能哭出来吗?”




张继科想了想说,“我能。”



评论
热度(885)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