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睡前一刀,啊,虐啊
我怎么觉得X已经有人格了呢…
∠( ᐛ 」∠)_

万吨匿名信:

真诚忠告



瓶颈期就别他妈瞎写了




那篇太垃圾了,不好发,就随便讲下大致内容吧。名字是《代号X》。不要评论,不要喜欢,太羞耻。看看就好。

“你是谁?”
“我……”

“不要告诉他。”

——————————

“早上八点做好早餐,八点半叫方博起床,他起床费劲,要多哄一会儿。要穿的衣服要前一天叠好放在床头,要给他牙杯倒好水,挤好牙膏。洗手间有个门槛他老是忘,要提醒他。他吃饭时不要忙家务,要坐在那里等他吃完。务必九点之前提醒他快到时间了。他出门工作时,收拾盘子,叠被子,收拾卧室,扫地拖地,洗衣服。十二点时做好午饭,如果他不回来,会提前说一声。晚上六点准备晚饭,陪他看电视。铺床,十点提醒他睡觉,他经常熬夜玩手机,所以要陪他聊聊天,确认他睡着。”

——————————

普通上班族方博是一个技术宅,他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暗恋直男同事许昕。第二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私自造了个和许昕一模一样的机器人,代号X,每天照顾他起居。但即使外貌再像,他没法赋予这个机器人人格,因此它也没有感情。直男昕和方博关系不错,有一天许昕忽然来方博家做客,方博慌忙把X塞进衣橱,然后去厨房给许昕准备饭。
那天晚上方博对X说许昕要结婚了,X理解这个逻辑,因为他的原型,方博爱的人要结婚了,所以他伤心,这种伤心是人类最痛的伤心之一。方博忽然问他,你真的没有感情吗,你不会爱上我吗?X诚实地点头。于是方博勾着他的脖子吻他,吻完开始掉眼泪。X说人类真奇怪。怎么讲?和我亲吻完后你的心更痛了。你们人类可以随便伤害自己,却不允许我们伤害自己。你会允许许昕伤害自己吗?
不会。因为他是我爱的人。
那么你也爱我吗?
你的逻辑作为一个机器人是不合格的。
我想当人,方博。
我办不到。

第二天许昕请假了,方博在朋友圈看到许昕晒和女朋友的合影,心里百感交集。晚上带着一身疲惫回家,X照常给他铺好被子,坐在床边问他今天要聊些什么。方博忽然自暴自弃地使坏,昨天我亲你了,今天你吻我吧。X于是凑过来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方博咬着牙,眼圈红彤彤的:没意思。X只是眨了眨眼睛,这是他感到费解时的一贯表情,人类的太多事情他无法理解。

后来方博也要结婚了。他对X说,吃完这顿午饭我要把你永久关闭了。正在切菜的X切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他拿着手指走到方博面前说,可以安回去再关闭吗。方博不忍心看“许昕”带着残缺的身体陷入沉睡,花了一天一夜才把那手指接上。这一天一夜间X停止眨眼模拟,目光没有离开过他一秒。他无奈道,把录像关上。X说,我要确认这是否是一个正式指示。方博叹了口气,净会耍小聪明,随你了。
关闭前,X看着他说,我还是很笨,你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会我。
方博说,怨我。
我想当人,方博。怎么才能当人?
我不知道。

方博去世前临时重启了X,问:“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吗?”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问吧。”
“如果一个机器人有了自己的秘密,他是不是会离人更进一步?”
“你有什么秘密?”
“是许昕。”
“什么?”
“那一天,照顾你的是许昕。”


“你是谁?”
“我……”
打开衣柜就和“自己”面对面的感觉并不好受。许昕很混乱,X也同样。最高级的处理器也不能向他下达明确的指示,他只知道现在的情形是方博绝对不想看到的,所以他说“不要告诉他。”
X没有向许昕解释任何事情,但是许昕明白了。他问X可不可以从今晚开始和X交换,他来照顾方博一天。
因为许昕是方博爱的人,所以X答应了。
“早上八点做好早餐,八点半叫方博起床,他起床费劲,要多哄一会儿。要穿的衣服要前一天叠好放在床头,要给他牙杯倒好水,挤好牙膏。洗手间有个门槛他老是忘,要提醒他。他吃饭时不要忙家务,要坐在那里等他吃完。务必九点之前提醒他快到时间了。他出门工作时,收拾盘子,叠被子,收拾卧室,扫地拖地,洗衣服。十二点时做好午饭,如果他不回来,会提前说一声。晚上六点准备晚饭,陪他看电视。铺床,十点提醒他睡觉,他经常熬夜玩手机,所以要陪他聊聊天,确认他睡着。”
“十点半你出门,我会等在门口。请务必做得一丝不苟,不要露出马脚。”
“放心交给我吧。”

交班时X说:“你哭了。”
许昕抹抹脸,看着手指肚:“嗯。”
“机器人是不会哭的。”
“没事,方博儿没看见。”
“方博一定也哭了。”
“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爱是两个人的事。”
许昕眼角带着泪慢慢笑起来:“谁教你的。”


几百年后机器人已经普及,X作为最初一批机器人被发现了。心心切切渴望研究的科研人员将他启动。



我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是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其中一个抛出的问句似乎是向我而来,内容是是否愿意植入人格芯片。另一个男人则认为这个问题极为荒谬。
“你等等。”男人摆摆手,看向我,“听好,我不是在命令你,而是在让你做选择,你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我的系统告诉我应该张嘴,这是人类开口说话之前应该做的动作。但它确实是哪里坏掉了,应该是语言系统,短暂的五秒内,我无法说出任何话,只能呆呆地张着嘴。
然后一串话以我想象不到的语速蹦了出来。
“早上八点做好早餐,八点半叫方博起床,他起床费劲,要多哄一会儿。要穿的衣服要前一天叠好放在床头,要给他牙杯倒好水,挤好牙膏。洗手间有个门槛他老是忘,要提醒他。他吃饭时不要忙家务,要坐在那里等他吃完。务必九点之前提醒他快到时间了。他出门工作时,收拾盘子,叠被子,收拾卧室,扫地拖地,洗衣服。十二点时做好午饭,如果他不回来,会提前说一声。晚上六点准备晚饭,陪他看电视。铺床,十点提醒他睡觉,他经常熬夜玩手机,所以要陪他聊聊天,确认他睡着。”
我试图分析他们的表情,30%的疑惑和70%的镇静,他们一定是以为我已经坏掉了。
但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因为我的记忆库出了乱子,忽然被方博淹没。方博在我说出的话里行走着,一会儿穿着睡裤睡眼惺忪,一会儿扯着领带满脸疲态。方博嘴里塞着煎蛋大睁着眼看早间新闻,方博赖床时用被子蒙住头。
我后退一步:“我拒绝。”
“你知道有多少人工智能渴望这次变成人的机会吗?”
“我知道。”
记忆库仍然不断地调出有关方博的内容。那天落在我手上的菜刀,完整的一天一夜的录像,录像里方博的睫毛。方博问过我会不会爱上他后,用亲吻人类的方式亲吻我。我说过我不会爱上他,这亦可以当做一个承诺。
我不知道这一瞬间我是否会比方博更聪明一点,二百年后我终于想清楚了这点。机器人永远不可能变成人,因为拥有感情就是自毁的开端。

我说,我拒绝,先生。
我不能违背第三定律。

评论(2)
热度(53)
  1. 星期万吨匿名信 转载了此文字
    睡前一刀,啊,虐啊我怎么觉得X已经有人格了呢…∠( ᐛ 」∠)_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