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兄弟守则 (车已补上)

哈哈哈哈哈继科不厚道啊!睡完就跑房费都不管了哈哈哈哈哈

栗猫:

盐龙被吞了TT 上来就开车,预警


我好蠢TT 刚刚车错了,已经补上车了…… 


好兄弟变恋人的故事 AU




兄弟守则 上




张继科接到林高远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他看了下手机上闪烁的马龙名字,抬手示意开会的其他人暂停下,自己举着手机走到了会议室门外,才一接通,就听到对面一声大喊,


 


“可哥!!!你快来救救我们吧。”


 


林高远带着点哭腔的焦急声音顺着手机听筒传出来,张继科愣了下,刚要开口问“马龙呢?”就听那边林高远手足无措地胡乱说道,“龙哥昏过去了。”


 


张继科心里一跳,顾不得听林高远混乱的解释,问清了两人的位置,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会议也顾不上了,就直接冲出了公司。


 


这头林高远不敢挂张继科的电话,听着张继科的嘱咐,小心地扶着已经彻底失去意识的马龙避开人群躲进了洗手间的隔间里,依然心慌慌的。林高远有点后悔,今天是他十八岁生日,一向乖乖牌的他决定放飞自己好好去尝试下大人的世界,于是决定来次酒吧一日游,谁知道好巧不巧网上胡乱掷出的酒吧竟是本市一家臭名昭著的g a y吧。林高远不懂规矩,在酒吧里着实好好浪了一会儿,等到被好几个高大男人围着要喝酒的时候才意识到貌似事情有点不太对头,他有点害怕,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给他龙哥发了消息求救。马龙赶过来时一看情景真的是恨不得把瞎几把浪的林高远锤进土里,马龙没带人,看着林高远被围着的那一张煞白的小脸,只好硬着头皮上去替他硬灌了几杯Tequila。辛辣而霸道的烈酒冲劲呛得马龙难受,第一杯马龙就不太行了,胃里火烧火燎的,脑袋也因凶猛冲上头的酒劲迷糊起来,他本就酒量一般,这般干饮烈酒,马龙实在是苦不堪言,到第三杯喝完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林高远看着他龙哥昏过去差点吓傻,好赖小动物天生的警觉性让他趁着其他人大声调笑的时候扶起他龙哥就快速窜离了人群,找了个角落就抖着手给张继科去了求救电话。


 


张继科自接到电话就一路风驰电掣,把玛莎拉蒂开出了核动力火箭的架势,总算是在什么也没发生之前就赶到了。一路上胆战心惊,张继科在酒吧卫生间隔间里找到安全的抱着马龙瑟瑟发抖的林高远的时候是真想一脚踹上去的。可是小孩一脸快哭出来,哦不,是已经哭出来的可怜样子让张继科只好咽下这口气,他没好气地从林高远怀里小心地接过马龙来,让马龙靠在怀里半搂住自己,另一只手揪着林高远的脖领子带出了酒吧。一出酒吧,林高远就被赶来的闫安按头打了一顿,林高远委屈,被闫安赶着上了车,可怜巴巴地就着车窗看他龙哥和可哥。张继科心知林高远不是故意的,但是他还是心里不舒服,但凡现在怀里喝到昏厥的人换成任何一个朋友,张继科都不会如此焦躁并且心里责怪林高远这么个小屁孩子,可是马龙是张继科心尖尖上这么多年的人,他就是护着他,着急他,谁动他都不行。


 


张继科心里烦,挥了挥手,冲着闫安示意,闫安点点头上车带着哭号着对不起的林高远就走了。张继科看看怀里带着酒气脸蛋红扑扑的已经失去了意识的马龙,想了想,就近找了家酒店。




补上车,戳我




马龙醒来的时候是懵比的,他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反应了三秒,终于意识到是在酒店,马龙眨眨眼睛,顶着因为宿醉剧痛的脑袋,仔细回忆昨天的情景,但是依然只记得自己帮林高远喝了三杯龙舌兰,看来是断片儿了。不过,林高远呢?马龙脑子慢慢转起来,忍不住眼睛四处搜寻林高远,


 


“小远……”马龙的嗓子哑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马龙一怔,想要起来去喝杯水,可是胳膊才撑到床上,马龙就停下了动作。三秒后,马龙猛地掀开被子,只见自己赤, 身, 果, 体,浑身密密麻麻的痕迹,胸口,腰腹,大腿,下身,全是情 色的痕迹,马龙僵着脸,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腰,身后那个从来没有在性事上用过的入口火辣辣的疼。


 


“草!!!”马龙一把抄起床头的手机大力掷向前方,手机撞到镜子上,和镜子一起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张总,张总?”秘书小姐小声地提醒张继科,向他示意对面的客户。


 


张继科压下心里的疑惑,重新挂上客气的笑容和客户说起话来,只是脑子里一直不停在思虑,为什么马龙的电话完全打不通。张继科心里有点着急,今天的洽谈是早就约好的,推不过,但是他现在满脑子马龙,实在是觉得有些难熬。


 




马龙撑着身体艰难地坐起来,使用过度的腰部酸软无力,初次使用的后面像是得了痔疮一样让他坐立难安。马龙动作缓慢地一点点套上自己的衣服,面色冷沉,心里不停骂娘,艹 他 吗的到底是谁敢睡了老子,老子要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马龙缓步四处绕了绕,确定那个死定了的人早就走了,马龙无法,恼恨地小幅度地撑住自己的腰,慢慢踱步出去。到了一层,马龙在前台叫车,却被告之房费没还没结,马龙脸色更加难堪,合着他不仅是被睡了,还是要掏钱被睡了。马龙紧紧握住钱包,几乎把钱包攥烂,啪地拍出信用卡刷了房费。等马龙绷着腰坐上出租车,马龙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掰断了胸口的钢笔。




----TBC----


盐龙这章大部分都醉酒着呢,我的锅,下章就怼人TT


最后依然打滚求评论求批评



评论
热度(826)
  1. 你龙嫂栗猫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