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龙獒龙】杏子林,柳叶刀 chap.2

嗷嗷嗷好喜欢啊(≧∇≦)!看得我想谈恋爱!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关于医学常识和医生培养机制什么的全是bug,请同行的姑娘看到bug也悄悄的不要声张!


这一更居然没有要插入链接的地方,对自己感到失望


下一把一定要让张医生妙手回春!


————————————————————


中医院的突发状况比张继科他们医院少些,但马龙一天天一样忙得脚不沾地。今年是他从中医药大学博士毕业后正式进入附属医院工作的第二年。专家医生如秦志戬一天也就叫上十个号,而挂到普通医生马龙的号的能有七八十个,坐到诊台前面看着马龙的脸还要明显地嘀咕一下这小年轻中医能不能行。马龙在中医药大学也兼着教职,时常要带着秦志戬门下的研究生做临床教学,自己用来评职称的文章只能挑灯夜战地写,还要每周三次去给本科生上经络腧穴学的基础课。


课间休息的时候他摸出手机来刷了刷朋友圈,突然想起昨天张继科身上膏药味儿,于是退出朋友圈回到聊天界面点开置顶聊天发过消息去:“腰没太不舒服吧?”


那边居然很快回了信息,大约是刚好赶上了他在科室里写报告的时间:“疼得不行不行的了,需要马医生给我施针。”


“就你那点破工资估计付不起我的劳务费。”


“哎,那我用身体偿还,保证把马医生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滚蛋滚蛋,别臭贫。”马龙把手机揣回裤兜里,重又开始给学生上课。




张继科和马龙最初相识就是因为这个。


当时张继科刚刚开始参加规培。他小的时候练过体育,腰上有些旧伤,平时除了阴雨天也不太发作。可住院医的工作强度实在太高,没个能坐下来歇歇的时候。轮转了几个月,他的腰就直不起来了。


“这哪行。”当时他正轮转到的儿科的主任吴敬平摇头:“当医生,自己的身体怎么能不搞好?你站都站不直了,给谁看病啊?”


于是他扶着腰爬到骨科去拍片子。骨科的医生拿着片子看了半天,建议他还是去看专门的运动损伤科。他又扶着腰爬回儿科,吴敬平正好放下电话:“正好,继科我给你约好了隔壁中医院的秦大夫,你下午就去看看。”


“中医?”张继科本能地撇撇嘴:“吴教授您还信这个?”


“你不信也得给我去,这是命令!”


儿科的主治医师马琳正好经过,一张很精神的大脸喜气洋洋地笑开了,张嘴冒出一口大碴子味儿:“继科儿你听吴主任的!别搁那儿瞎嘚瑟。”


于是下午张继科又扶着腰爬上出租车去了一街之隔的中医院。他是加塞儿的关系户,被叫进诊室的时候遭到还在等号的其他患者的怒目而视。秦大夫面容清癯,头发夹杂着灰白,看上去符合一般人对中医医生的所有想象。他背后的桌子边坐着个年轻医生,看上去和张继科年纪差不多,胸口也别着实习医生的牌子,在负责写病历和录入药方。张继科多看了他两眼——那时候正好是春天,诊室的窗外有一颗张继科叫不上名字的花树。午后三点的阳光照在那个年轻医生白白净净的脸上,有种说不上来的好看的,没有消毒水味道的感觉。


“坐。”秦志戬指指凳子。他对张继科没什么太好的脸色,但耐心问诊号脉看了看片子,然后点点头,低头翻着张继科的病历本,说:“马龙过来,你也给他号号脉。”


嗬,这是拿我当教学标本呢。张继科想。那个年轻医生起身过来,把手指搭上张继科的手腕。他的手温度偏高些,暖着张继科的脉门,敛着眼的时候睫毛投下一圈淡淡阴影。


他叫马龙。张继科暗自琢磨,马龙,马龙——不知道他是否也和自己一样是属龙的。他神游天外的时候马龙和秦志戬用他听不太懂的词汇低声交谈了一番,然后秦志戬对他说:“小张医生,你跟马龙到隔壁操作室去做下针灸吧。”


“他能行吗?”张继科没经思考就脱口而出。


马龙狠狠瞪了他一眼。




“内什么就挺对不起的我不该说你不行。”张继科站在操作床边飞快地说:“我也是在规培的,最烦患者看我年轻就觉得我不行。”


马龙抬眼看他一眼:“没什么。”


“所以咱们还是要和患者换位思考。”张继科继续说:“我也能理解他们因为我年轻就不信任我了。”


“可不是吗。你们还好点,我们中医……唉。”马龙的声音比一般男人软些:“患者更瞧不上年轻的。”


“挺闹心的。”


“你快点趴到床上去。”


狭小的操作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马龙冒出来的这句话,虽然十分正直,却让张继科有点想笑:“那我要脱衣服吗?”


马龙点头:“脱了方便些。”


张继科于是笑着脱了上衣爬上了操作床趴下。


“嗬,你还有纹身。”马龙一边消毒一边有点惊讶地说:“persistence……坚持什么呀你要?”


张继科挑起眼角似笑非笑看着马龙,也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地低声说:“那当然是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


马龙一乐,下了第一针。


“你们中医说什么呢?你们是不信希波克拉底的。”


“你那也不是希波克拉底。”马龙手上动作不停,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了张继科的问题:“我们说大医精诚。”


张继科“噢”了一声。


马龙下完了针,做了记录,然后对张继科说:“你在这别乱动,我回去帮秦老师的忙。过二十分钟我回来收针。”


张继科点点头。


马龙穿着白大褂走了,他穿白大褂的样子可真是酷极了。张继科掏出手机来玩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胸口胀胀的。他知道这不是他晕针。他把目光投向窗外那颗花树,然后矫情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恋爱了。


马龙回来收针的时候跟他说:“过两天还要再来针灸,你不用去麻烦秦老师了,直接到科室找我我给你做就完了,我星期三到星期六都在。”


“你给我你手机号我直接联系你吧,万一找不着了呢?”张继科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马龙点点头,拿过张继科的手机来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很神奇的是,第二天张继科的腰就能直起来了。他蹦着高跟着吴敬平在儿科查房,从兜里掏出奶糖要分给小朋友,被家长拒绝后剥开糖纸把奶糖塞进自己嘴里,然后不知道想着什么嘿嘿嘿地笑起来。




后来的事情就进展得很快了。


张继科恨不得天天去找马龙针灸。他的腰很快不疼了,于是强行选了门祖国医学概述的公选课,然后天天骑着自行车到中医药大学去拖着马龙找他答疑,很快和马龙混得熟了起来。熟起来之后马龙的话挺多的,有的时候拽着他吧嗒吧嗒讲个没完。张继科听着,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要堆起笑容来,然后突然想到马龙未见得对自己有那种想法,脸又垮下去。


张继科以前也交过女朋友,却都没有过这种时而顾盼自得时而患得患失的感觉。午饭时间他和王皓面对面地坐着,王皓在吃他额外叫的那份鸡排,张继科已经吃完了从口袋里掏出绳子来打手术结解闷。王皓看着表帮他掐时间,他一边打结一边问:“皓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王皓差点把鸡排喷他一脸,想了想说:“相信,科学!”


然后张继科的手机就在裤子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是马龙发来的信息,说自己有篇文章发表了,晚上要请张继科喝酒庆祝一下。张继科把打满了结的绳子扔一边,站起身用力拍拍王皓的肩膀:“皓哥我信你一回!”


王皓一脸莫名奇妙地看他。




晚上马龙居然还把自己发表的论文拿来给张继科看了。张继科翻了两下说看不懂,马龙一边喝酒一边乐:“怎么会看不懂呢,我帮你补了一学期的中医概论都白补了?”


当然是白补了我靠你给我答疑的时候我光顾着看你了。张继科想,也开始就着烤串喝酒,两个人很快喝得高高的了——酒量都不怎么样。马龙买了单,两人晃晃荡荡往医院的方向走。倒不是喝了酒还打算回去值班,只是他们的宿舍离医院都不太远。


回去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超市,里面东西很全,不少医生病人都常年在这买东西的。已经是深夜了,但超市是通宵营业的。马龙乐呵呵地说:“咱们去买点彩票吧?”


张继科说好。


于是马龙过去叫醒了在打瞌睡的看店小妹,买了五十块钱的彩票。两个人坐在马路牙子上,从裤兜里掏出硬币来一边笑一边刮,都刮完了也只中了十块钱。


“十块钱!”马龙举起那张中了奖的彩票很高兴地笑着看着张继科。


“再刮一把肯定能中个大的。”张继科说,自己也去买了五十块钱的。他把一把彩票分了一半给马龙刮,说:“这把咱们要是刮超过了十块钱的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呗?”


马龙笑嘻嘻地问:“什么事儿啊?”


“你做我男朋友。”张继科话说出口突然觉得酒好像醒了,有点紧张地看着马龙。


马龙继续笑嘻嘻地说:“行啊!”


张继科有点懵,但又坐了下来继续拿钥匙刮彩票,全是谢谢惠顾。他把那把废彩票撕吧撕吧扔进了下水道,然后侧过头看着马龙的手。马龙也把彩票都刮完了,抬起头还是笑:“没中!咱俩一百块钱买彩票一共才中十块钱,够背的。”


“是够背的。”张继科叹口气:“你也没有荣幸做我男朋友了。”


马龙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慢腾腾地说:“那你做我男朋友不就得了?”


唷嗬嗬,还是老中医套路深。这是马龙的嘴唇贴过来之前,张继科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



评论(1)
热度(642)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