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绯闻男友 16(终章)

嘤嘤嘤完结了,在一起了真好,尽管来路百转千回,但始终都有同一个方向

墙纸:

张继科下班后去许昕家接道哥。

许昕问他:“你跟我师兄说了吗?”

张继科没说话。

许昕掏出手机,打开一段视频。

灯光昏暗的楼梯街上,张继科正埋头狂奔。

许昕大声喊:“靠,你有那么喜欢我师兄啊。”

张继科气喘吁吁:“对啊,我喜欢他啊,我爱死他了!”

张继科问:“你录这个干嘛?”

许昕说:“我昨晚问我师兄要不要把道哥交给你,顺便把这个给他看咯。”

张继科问:“那他怎么说啊?”

许昕说:“他今天下午才回复我啊,要不我还真不敢把道哥给你。”

他打开邮箱,发件人署名马龙的一封新邮件里只有两个字。

“好啊。”



张继科晚上跟马龙face time。

马龙正在酒店吃晚饭。

道哥摇着尾巴戳在手机前看马龙拿着块螃蟹逗它。

张继科泡好了面,挤走道哥:“哇,螃蟹比脸还大,这么好。”

马龙得意洋洋:“你想吃自己去买啊。”

张继科说:“咱们俩到底谁是无脚鸟啊,我又没到处乱飞,还吃比脸大的螃蟹。”

马龙说:“你想飞也没人拦着你啊。”

张继科说:“算了,你下次想回东北的时候我可以跟你一起飞,现在我还是乖乖在家吃泡面吧。”

他一边吃面一边自言自语:“什么无脚鸟啊,我现在分明是信鸽,在外面飞一天,傍晚的时候就要准时回家。”

马龙在对面静静地听他抱怨着。

等他抱怨完了,马龙忽然说:“继科儿。”

张继科一愣。

马龙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张继科张开嘴,又闭上了。

他沉默了半天才说:“就是喜欢你呗,哪有那么多原因,就是因为你是马龙我才喜欢你啊,就你喜欢你一个人,换谁都不行。”

马龙“哦”了一声,喝了口茶,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各自沉默地吃完晚饭。

张继科说:“那我挂了,你早点睡。”

马龙说:“哦,好啊。”


张继科晚上梦到了马龙。

梦到他站在马龙家的露台上抽烟。

身后浴室里有人在洗澡,水声里夹杂着一阵阵的呻吟声和喘息声。

张继科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他捏着烟回头。

马龙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他说:“继科儿。”

“继科儿。”


张继科早上醒来,拉开被单朝身下看了一眼。

他起床去浴室里换内裤。

出来时被堵在门口的道哥一绊,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早上开完会,阿昆穿着保洁制服来找张继科:“诺,你托Judy买的门票。”

张继科说:“你干嘛这个时候送过来。”

阿昆说:“没办法啊,Judy不让我午休的时候去找你们了。”

张继科开他玩笑:“还没结婚这么管家婆啊,结了婚可怎么办。”

阿昆说:“那也轮不到你管啦。”

他说着就要推门出去。

张继科说:“阿昆。”

阿昆回头:“干嘛?”

张继科扔了盒戒烟糖给他:“好好戒烟啊。”

阿昆说:“你也是啊。”


晚上张继科问马龙:“你什么时候回香港啊?”

马龙说:“下个月三号吧,干嘛?”

张继科说:“那我去接你啊。”

马龙说:“不用了。”

张继科说:“别客气,就当我提前谢你了。”

马龙说:“你要干嘛?”

张继科说:“我今天去医院做体检了,准备等你回来去买那个sex功能险啊。”

他说:“受益人写你啊?”

马龙不说话了。

张继科说:“你干嘛?害羞啊?”

马龙吭哧一下笑出来:“滚蛋!”

张继科说:“你说什么?大声点儿。”

马龙说:“滚蛋!”


马龙是三号下午两点的飞机回港。

张继科请了半天假,开车去机场接人。

他等到下午四点,马龙说:“飞机晚点了,估计要到8点才能到港,你别来接我了,公司会安排车送我回家的。”

张继科说:“成。”

到了晚上8点,马龙推着行李从出口出来,张继科正站在门口嚼戒烟糖。

马龙一怔:“你怎么来了?”

张继科帮他把行李往车上装:“我来接你啊。”

马龙说:“我不是说不用你接吗?”

张继科说:“不是来接你回家,是来接你去看演唱会。”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Jolin演唱会的门票给马龙看:“vip情侣席,很难买的。”

马龙看了眼开场时间:“都已经开场30分钟了,我们现在赶过去也太晚了吧。”

张继科把他往车里塞:“怕什么,哪怕只听一首歌也行啊,你不是喜欢她嘛。”


他们开车赶到九龙。

演唱会已经过了三分之二。

张继科和马龙跟着保全找到自己的位子,刚一落座,舞台上有人大喊一声“kiss cam”。

头顶落下一束追光,在情侣席间来回跳动。

Led屏幕上闪过了一双双陌生又愉快的脸。

张继科大声问:“一会要是照到我们,要不要kiss啊?”

马龙说:“你就知道会是我们了?”

他坐直了身体,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脸。

人群里的欢呼一波盖过一波。

追光跳动的速度越来越慢,和着音响里的心跳声。

咚,咚,咚地震了三次,终于落在马龙张继科前面一排情侣的脸上。

马龙的肩膀一松,回头对张继科说:“你看吧,我就说……”

他话没说完,张继科伸过手来,捧着他的脸,用力地吻了下去。

周围的座位上传来了口哨声和鼓掌声。

灯光暗了,音乐起了。

张继科吻完了,放开面红耳赤的马龙,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龙,这首歌完了,咱们就回家吧。”

马龙脸红的冒血:“干嘛回家,门票好贵的。”

张继科说:“我硬了。”

马龙一愣。

张继科说:“你呢?”

马龙看他一眼,笑了出来:“好啊。”


深夜的香港街头,停着辆没有开灯的BMWX6。

路过的的士司机停路口等红灯,眼角一扫,看到街边那辆车忽然一震,雨刮器开始左右摇摆了起来。

红灯跳绿。

的士司机哼了一声,小声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马龙脚一蹬打开了雨刮器。

张继科压在他身上,正一颗一颗地揭他的衬衫纽扣。

他解了两颗就不耐烦了,大手一挥,马龙胸前的扣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马龙气急败坏:“靠!你干嘛!我一会还要回公司呢!”

张继科说:“保险公司干嘛这么拼,刚出差回来就要回公司交接?”

马龙气得要死:“靠!你把我衬衫撕坏了我一会穿什么去上班?!”

张继科过来亲他的嘴:“你上次还我的衬衫还在车上,一会你穿那个去上班。”

他边亲边笑:“男朋友衬衫啊,很性感的。”

马龙骂他:“你有病啊!不能回家再搞啊!”

张继科摸到他胯间:“你都硬成这样了,还怎么回家?”

马龙气的不行。

张继科把他的手往自己身下带:“你也摸摸我啊。”

马龙握着他的,又气又笑:“是我回不了家吗?到底是谁撑不到回家了啊?”

张继科咬着他的下巴胡说八道:“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都一样都一样。”

两个人抱着在车里折腾了半天。

马龙用发胶抓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被张继科抓成了鸟窝。

张继科撑开一点身体,下手就往马龙后腰摸。

马龙说:“你会吗?要不还是我来吧?”

张继科说:“别别,我会我会,也是时候请马龙同志考察一下我的学习成果了。”

他话一说完,忽然一拍脑门:“靠,我忘买安全套了。”

马龙一听,忽然突噜出一句东北话:“我靠,这可咋整啊?”

张继科说着就要下车:“我去买我去买,你等我几分钟。”

他半条腿都下车了,又被马龙拉了回来:“你神经病啊!挺着枪去买东西!”

张继科说:“那怎么办啊?”

马龙抱着他:“算了算了,反正在车里本来就不方便,我将就一下,用手吧。”

张继科说:“你能将就,我不想将就啊。”

马龙一愣,忽然勃然大怒:“滚蛋!”


到快过午夜。

张继科把车停在中环停车场。

马龙穿着大了一码的衬衫下车,脖子上歪歪扭扭地系着根五千块的名牌领带。

他走了两步,张继科坐在车上叫他:“马龙!”

马龙回头:“干嘛?”

张继科说:“你头发没抓好,我帮你弄一下。”

马龙折了回来,乖乖低头让张继科帮自己抓头发。

等弄好了,张继科说:“手伸出来。”

马龙伸出手来。

张继科放了枚10块钱硬币到他手上:“好好上班啊,还有4000万的房贷要还呢。”

马龙歪着头笑了一下:“你也是啊。”

张继科挥了挥拳头:“团结起来为了明天!”

马龙说:“团结起来为了明天!”


午饭的时候,张继科和马龙在楼下日料店吃拉面。

阿昆在烟友聊天室里发了张照片说:“靠,阿科,你和马先生上报纸了!”

张继科点开那张照片放大来看。

像素模糊的照片里,他和马龙正在追光之外用力亲吻着对方。

张继科笑了一下,在聊天室里说:“不错嘛,把我们俩都拍的很靓仔嘛。”

阿昆和家明跳出来大骂他臭不要脸。

马龙说:“怎么了?”

张继科装好手机,把碗里的叉烧挑给马龙:“没什么,家明说他要戒烟了。”

马龙说:“你三岁半吗?这把年纪了还挑食。”

张继科说:“我是不是三岁半你还不知道吗。”

他看马龙脸又红了,连忙说:“下班一起去马杀鸡啊,你腰痛不痛啊?”

马龙红着脸看他一眼,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个字。

“好。”


【绯闻男友】完。

评论
热度(1727)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