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昕博】他和他的XXX 06【解说员X录音师】

期待后续!以及想看张技师的番外哈哈哈哈

节操碎成渣:

早会上大家看的都是许昕脸上的红肿青紫精彩异常。 

统统一脸玩味。 

毕竟昨天所有人看着他和邱组长带方博离开,结果今天独独他肿成猪头。

说许昕不尴尬是骗人的,然而他到底还是有那么点自得。 

且看老邱怎么办。

然而想到方博,他又高兴不起来。

按理,往常自己是不会逞一时嘴快,自己确实知道一点什么,但是又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主观的在那里臆断充其量只能说是在三八。

自己的人生哲学里并没有三八这一项,都怪方博这个傻逼。 

之前的别扭还没有整理清楚,这边又被不浅的误会了。 

搞不好方博就此把自己当作个卑鄙小人。 

欸不是,凭什么要被一个傻逼二百五当成卑鄙小人?这种想象比三年自然灾害都要可怕。

“于是下周四上午出发,周末合肥的乒超联赛,根据临时的通知再多加一项,把从9月份开始的自然节目的室外采集部分做个收尾,资料收集来了直接汇总给运营。” 

组长一面部署着工作安排一面斜眼瞟着没精打采的许昕。 

“许昕,你这回就和张技师一起跟到最后吧,室外的原声收集的活儿,这里只有你们俩跟过了。总之加把劲!因为要和分公司的技术部门协调,这回细枝末节的地方就要辛苦你了。” 

“……好。” 

散了会,大家呼啦啦的望外走。 

许昕捧了资料夹就想溜,还是在后面被组长揪住了脖领子。“跟我来一下。” 接着就被一路拖拖拖的下了楼。 

在贩卖机买了热咖啡之后, 组长眯了眼睛看中庭的阳光下顽强的绿色灌木。 

“你可是1比2400才留在我这里的人,可不要因为什么奇怪的桃色理由就这样被开除啊。” 

许昕没好气:“哪里有什么桃色理由?” 

“你这样,啧啧啧”手指捏了许昕下巴左右瞧“不是用强未遂?” 

许昕气得笑出来,转了一下念头,忽然就把组长推靠在墙上。 

“我说过了他不是我的型啊。” 眼光向下溜了下组长因为热咖啡而红润的嘴唇。 

“要用强也是对你吧?” 

话音未落“啪” 的脸就给组长直接拍歪了,“敢对我耍流氓?我们很熟吗?” 

许昕咋舌:“我靠你这言下之意熟了就能耍流氓?”

“少耍贫嘴,关键时刻能不能有点正形?你跟我说实话,这一下是他揍的没错吧?” 

“对啊。” 

“为什么?” 

“我说了不该说的。” 

“表白了?” 

“你让我跟你说多少次——” 

“是是是,他不是你的型。那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我——” 

“小马啊!!!” 

两人一回头,哟,老邱。  

组长扬起了笑,人畜无害的,说哟邱哥,合肥的事儿他们已经把报告给你了吧?

许昕侧过身也点了点头打招呼,嘴角那点紫明晃晃。

老邱视而不见,脸上倒是少有的和和气气,说看到了,我们这边的话,让方博去跟,别看他年轻,赛事现场经验非常丰富。

组长说早听说啦,不过他不是病着吗?跟着去合适吗?

他早前就自己要求要去,毕竟之前他跟过很多乒乓球赛,自己倒也喜欢。

你是真疼他啊。

组长笑得一脸玩味。

我哪里那么细致,倒是你挺照顾许昕他们的吧。

许昕眉毛一挑,暗道这是要唱哪一出啊?

又见邱组长转过来,说许昕这次也是要去合肥的吧,方博劳你多照顾了。

说完拍拍许昕肩膀,冲组长笑,说,是个牢靠人,不愧你青眼有加。

许昕笑。

脸上的伤他按下不发,老邱也就接了这个好投桃报李,变相的跟组长卖一个好,顺便给他和方博空间私下解决的意图也是很明显。

然而,他也未免太疼方博了一些。

组长注意到了这点,望前走了一步把许昕给挡在了身后。 一面笑:“他啊,聪明务实又学得很快,确实不错。” 

“是吗?许昕,你们组长很少这样夸人的,你要好好努力啊。” 

“那是,多谢组长,多谢邱组。” 

几个人笑得脸有点僵,许昕想,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


之后又是连着加班,周五小雨转了中雨,许昕忘了自己没开车,下班时最后一班班车还有半分钟就到了,害得他一阵狂奔,忘了把伞带出来又没时间回去取。 

于是全身湿透的上了车, 看着衣服裤子鞋上的水迅速的在脚下汇集成一滩。  恍着神,眼见了方博大病新愈蔫蔫的,抱着一袋什么东西磕磕绊绊的也上了班车。 

眼光对上的同时明显的吃了一惊,但是没有说话。 

好象考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许昕斜对面。 然后在身体的持续轻微的晃动里,偷偷的打量许昕。 

一瞬间许昕忽然觉得很委屈,于是他转过头笑着轻声叫:“方博。” 

对方吓了一跳的看向他,眼神像受惊的兔子,慌张什么呢?打人的时候不是理直气壮的吗?

许昕觉得,实在很烦。

他很干脆的挪到方博身边坐下,不意外的看到对方瞬间僵直了后背。

“病好了?”

“……好了。”

“今天怎么没开车?”

“……下雨了怕堵……班车方便。”

“下周要一起出差,你知道吧?”

“……嗯。”

许昕生出股不耐烦,“你在怕什么?打人的时候不是很雄风吗?”

方博一惊,猛的转头看他,看架势都要上手捂许昕的嘴了。

什么情况啊?

许昕一转念,笑了,说你员工守则考试及格没有?

眼见方博一哆嗦,许昕了然。

这个愣头青,估计是打完了人才反应过来斗殴会被开除的事儿。

老邱虽然已经在许昕这边暂时摆平,但显然还没把消息同步给他。

也是给他点教训吧,老邱用心良苦。

然而许昕想着,又觉得酸。

慢慢的这股酸变成冲鼻子的恼,他看着方博,说你就没别的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方博停止了僵硬和哆嗦,他认真的看着许昕。

眼神甚至让许昕胸口发热,刚想开口,就听见方博说,“我挺讨厌你的……”说着手背蹭了蹭脸,点着头像是在着力肯定这句话。


=============

 

方博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在跑,雨停了,积水就这样被他踩的哪里都是。 

所以说,情绪上来了真是说什么都可能。  

许昕冷着脸跟在落荒而逃的人身后,一面因为寒冷和气愤发着抖。 

班车车站相较于公交车站,与公寓的距离更远一些。 

于是俩个人一前一后的在没什么人的街道上移动,远远看去更像是在追逐。 

进了公寓,许昕忽然加速,在电梯门口一把揪住方博领子。

方博双手舞成了无敌风火轮都摆脱不了,慌慌张张的踢了许昕小腿一脚.接着头也不回的跑掉. 

许昕蹲下来抱着腿疼得出了汗,咬牙切齿的追上去。 

跑到方博家门口,对方正急速开门。

许昕脑子里在想,无论如何现在要把话说清楚,从来是他甩人他吊着人,没的被这个愣头青一口气削了好几回,怎么可以? 

于是不管不顾的跟着对方进了门。

大概是没有预料到许昕会跟着进来.方博脸色铁青的站在玄关盯着他不说话。 

于是许昕也不说话, 

两个人就那样站着.直到玄关的灯灭掉。

许昕笑了,说我以为你多厉害,打了人却只会躲,骂完人又只会跑,你还会干什么?

说完上手摸索着揪住方博的领子。

方博慌乱的挣扎,毫无章法。

许昕被他十根手指推在脸上,冰凉雨水浸着全身,咬着牙忽然就来了火气。

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好好的自己表达过。

从头到尾被动的接收许昕的讯息,单方面的给出让人费解的反应。

转脸间,又会一脸甜腻的诱惑,毫无知觉的索取。

许昕的掌控和游刃有余,有多少是单方面的自我YY?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冲击着许昕,温热气息和冰冷雨水在彼此脸颊间交织。许昕看着方博瞪到要脱窗的眼,粗喘了两口气。

他松开对于方博双臂的钳制,捧起他湿漉漉的头。

眯起眼看着对方颤抖的唇角,那里苍白又干涩。

然而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在顶灯亮了又灭掉的瞬间,亲了下去。


TBC

评论
热度(309)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