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撒娇 - 一发完结/小甜饼

崽儿也超会撒娇的(˶‾᷄ ⁻̫ ‾᷅˵)

纪翌:

壳壳超会撒娇的。


--------------------


1.
你别撒娇。那人急急地说,脸儿红扑扑的。


撒娇?他动了心思,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第一个词条的解释,仗着受宠而故意作态。


所以撒娇,首先得被宠爱。


2.
故意作态他很擅长。


他有时候觉得撒娇就像狮子在领土上尿尿,扩大地盘一样。两个人相处,你知道对方的界线就在那里,但你偏偏伸出手指去戳那层看不见的玻璃罩子,对方惊慌起来,喊着你别过来呀,你别过来呀,但嘴上说着,脸上也不对他恼怒。以此来确认对方对自己的爱,和因爱生出的万般的包容。


那人喜欢他,张继科心里清楚,所以别人都碰不得的那层玻璃罩子他碰得了,所以别人都过不去的那道界线他过的去。他过去了,那人也不生气,涨红了脸看着他,一会儿又笑了,笑起来奶里奶气的。


就像身体的接触一样,他进去了,那人皱着眉头推他两下,他不动,那人就渐渐没了脾气,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地喘气,呼吸都湿乎乎地落在他的肩头。他再往里去点,那人小腿上的肌肉也绷紧了,但从头到尾也不会说个“不”字。


张继科,你跟个狗子似的。那人汗流浃背地说,脑袋倚在他的肩膀上。马龙说,你就知道跟我撒娇,我要跟肖指导说,让他罚你跑圈。


说呗。他心想,反正他真见马龙跟肖指导打过小报告。


他反而生出些得意来,这是他独一份的。所以他有资格撒娇。


3.
时间长了,他也猜测自己在马龙那里到底有没有界限。他有时候跟马龙一起参加公益活动的时候便不带运动鞋,再后来连运动服也不带了。刘指导大约是年轻的时候孔指导的用惯了,不好意思说他。马龙抱怨他,他只当没听见,反正马龙总还是会借给他。


鞋会借给他。衣服会借给他。拍子会借给他。人也会借给他。


他怀疑马龙心里什么都知道,知道他是故意的,知道他心里又琢磨着什么小九九,但马龙不说,他也不说。下次还是这样,马龙也一样,他也一样。被撒娇的人还是抱怨,撒娇的人还是撒娇。


别在这儿脱,别在这儿脱。


那时候在香港,他撩起衣服就想从身上扒下来。几千人看着,身后的小姑娘们发出一阵尖叫声。他知道马龙正看着他,他假装看不见。脑袋都进了领口,终于听见马龙开了口。


带着点小命令,带着点小无奈。


那边有更衣室,去那边换吧。马龙说,一句话还没完,又怕他嫌麻烦不愿意去了,急急忙忙地补充道,很近的,很近的,没多远。


那你带我去。张继科说,多少人看着,他才不管,他就这样说。


温柔的眼睛看着他,看着他,像是较着劲一样。张继科觉得过了很久似的,马龙说,那你快穿好,我带你去。


又赢了一点点。他在心里得意地想。


4.
郑州的时候也是一样,他躺在地上,耳边都是震耳欲聋地尖叫。他那时候已经很笃定了,他闭着眼睛,舒展地伸直了胳膊和腿,他能想象到马龙此刻的表情,马龙脸上有点窘迫和不安,但他也知道,马龙最后还是会过来的。


迎着千万人的目光,他知道马龙还是会走过来。他就是稍微有点好奇,马龙真的会给他做人工呼吸吗?


说到这个,丁宁真是个好兄弟,下来得请他吃饭。


他喜欢什么?马龙是个安静乖巧的家伙,除了打球,就总是那么老实认真地坐着,像棵含羞草,你若是想让他说爱你,他就立刻缩回去了,把他的枝枝叶叶和爱一起都闭上了。但是张继科是狮子,狮子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这是自己的地盘才到处尿尿的,他喜欢大家都看着,他喜欢大家都知道,此刻马龙脸上的窘迫和窘迫以后的坚定都是为了他的。


若是马龙真的亲了他,也是为了他的……


若是马龙亲了他……


哎呦。他被不动声色地踢了脚,睁开眼睛,马龙正弯着腰看着他。遮住了刺眼的体育馆灯光,让他眼里就剩下了马龙的脸。


马龙的胳膊长长地向他伸下来。眼睛严严厉厉地看着他,说话就有点恳切,仿佛恳求他一样,起来吧,继科。


张继科抓住了他的手。


张继科心里比谁都清楚,马龙嘴上不肯认输的时候,他其实可以得寸进尺,马龙嘴上服了软,多半他已经站在悬崖边上,退无可退了。他心里有点小小地失望,原来界限在这里啊,可以借衣服给你穿,借拍子给你打,可以带你去换衣间,可以在千万人眼前抓着你的手,不能在千万人眼前亲你的嘴。


切。牵手和亲嘴有多大差别。他想象着他遗失了的那温温柔柔的嘴唇。


但他还是自得的,也不算输,马龙把他拉起来的时候,马龙的手心软软的,温温热热的。他被从地上拉起来,就像被安抚了一样。


好吧好吧。张继科跟自己说,他喜欢的那人可是乒乓球队的队长啊。


5.
马龙不许他在直播的时候提起自己。倒也不是不许,马龙说,你老是说我干什么,看你直播的那些粉丝都是喜欢你的。


那也有喜欢你的啊?张继科说。


喜欢我的都在看我的直播啊。马龙说。这是一个挺机智的回答,堵的张继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少在马龙面前吃瘪,马龙也突然生出些小得意来,挑着眉毛看着他。


那也有喜欢我们俩的啊。张继科说,他指着屏幕跟马龙说,你看这个,张继科爱马龙。


马龙一脸怀疑地望着他,这个该不会是你的小号吧?


这儿还有一个,张继科爱马龙二号,总不能都是我的小号吧。张继科说。


马龙像吃了瘪一样,他卸了气,半晌,他说,这是一个邪恶的组织。


谁知道呢。张继科说,说不定我是会长呢。


马龙站起身来走了,快走出门的时候马龙扭过头来,他的手扶在门框上,恶狠狠地对张继科说,你等着瞧,马上就要开始集训了。


是啊,是啊,真是太凶恶了。就像发脾气的小猫一样。张继科笑着想。


6.
不过一旦回到球台上,马龙还是挺吓人的。他拿着拍子横刀立马地站在他对面,认认真真地像背后燃起了一条小火龙。于是张继科也是,几个多拍下来,汗水都沿着额头一侧淌下来。


乒乓球台是不能开玩笑的地方,他们都知道。


但一个上午的晨训下来张继科还是挨了肖指导几句骂。他跟小胖打了几个球,小胖就像春节吃的饭还没消化一样,轰的地板磅磅磅磅地响。他的肌肉状态还没有恢复,一个不留神就吃了小胖几个瘪。肖指导有点生气,让他去楼上练力量去。


他老老实实去了,还是那句话,乒乓球台是不能开玩笑的地方。


等他练完,晨训已经结束了,他伸头望望更衣室里已经没人了。他在肖指导的要求上又加了十组,等他练完,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捞起一条大毛巾,一边擦脑袋,一边喘着气。


一罐水被丢进了他怀里。他抬起头,马龙已经换好衣服了,抱着手看着他。


你等我呢?他问。


我洗澡洗慢了。马龙说。


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也不戳穿他。他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水,跟马龙说,我的日子难过喽,肖指导第一天就那么凶。


你撒撒娇嘛。马龙说,你平常不是挺会撒娇的?


张继科挑起眼睛看看马龙,马龙也正看着他。马龙的眼睛像两道弯弯的月牙,笑的温温柔柔地望着他。张继科向他伸手,他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张继科的手。张继科把他拉过来,坐在长凳上,然后倒下来,躺在他腿上。


马龙推了推他,他拱了拱,反而从膝盖躺到大腿根上去了。


你累了回宿舍睡会儿吧?马龙说。


他不动,闭上了眼睛,从嗓子深处哼了一声。


马龙没在推他,在原地愣了一会,用毛巾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马龙长长地叹了口气,小声说,真会撒娇啊。


张继科闭着眼睛,小小地翘起了嘴角。

评论
热度(1698)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