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噢!乖 3

好啊好啊!(///▽///)!!可以说特别喜欢你们了!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发现自己选错了文风,竟久久无法外链


——————————————————-


张影帝问马总裁:“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非分之想的?”


马总裁诚实地说:“大四的时候。”


张影帝说:“啊?为什么?”


马总裁说:“大昕拿了你拿金狍子奖那个影碟来我家放。我都不知道你做演员了的。”


张影帝插嘴:“是啊你看电影品位那么俗就知道看超级英雄。”


马总裁说:“钢铁侠哪里俗了!”


张影帝看着马总裁一柜子价值连城的手办:“好,不俗。你接着说,看了我的电影然后呢?”


“然后我就想,哇,原来继科儿这么帅,我要和他搞对象。”


张影帝有点失望:“我还以为我小时候你就瞄上我了呢。”


马总裁说:“我哪有那么早熟?难道你小时候瞄上我了?变态!”


“你才变态!”张影帝掐了马总裁的屁股一把:“大变态。”


马总裁也回掐他:“那你什么时候瞄上我的?”


张影帝说:“就我们在排练场又见面的时候啊。”




那天张继科在排练厅舞台边上看见台下的人时,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马龙。那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快忘了马龙长什么样子了——可是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甚至不用去辨认那张脸孔。


他知道那是马龙。


他楞了两秒钟是因为觉得马龙出奇地好看。马龙也在看着他,西装外套搭在手上,衬衫袖子卷着,领带扯开了一点,露出来的脖颈的皮肤几乎和衬衫一样地白。他一下子跳下舞台叫着马龙的名字朝他跑过去,他看见马龙惊喜地笑了,耳尖发红,眼睛眯起来亮晶晶的,和他记忆里的那个男孩一样。


学生时代大声朗诵过的各种酸诗突然又在张继科心头乱转。你是我的半截的诗,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他在心里念叨着,扑过去结结实实搂了马龙一下,放开后才突然叫起来:“哎呀,你就是马先生呀?”


马龙说:“什么?”


张继科说:“他们说有个姓马的先生买了我们几季的VIP票了几乎场场来。真没想到是你。”


马龙笑着说:“一点也没想到?”


张继科理直气壮地说:“姓马的人那么多!”


马龙说:“继科儿,见到你真高兴。”


张继科说:“我也是!”


然后他搂着马龙的肩膀把他介绍给抻着脖子好奇地往这边看了半天的剧组成员:“这是马龙,我发小儿!”


和张继科在舞台上演情侣的女二号娇滴滴地说:“马先生在哪里高就呀?”


马龙说:“做点生意,哈哈。”


女二号继续娇滴滴地说:“马先生来捧我们场这么多次,我该请您吃个饭才对呀,能给我您的联系方式嘛?”


张继科说:“不行。”


女二号瞪起眼睛看张继科:“关你什么事?”


张继科说:“马龙是我罩的人!”


马龙打哈哈:“我今天没带名片,下次,下次我请大家吃饭。”


张继科送走马龙回到排练厅里,女二号问他:“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张继科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她:“他是马龙啊。”


女二号把手机伸到他鼻子下面,他低头看看,上面是马龙的百度资料——有名的新未来集团的总裁的独子,掌管着集团基建业务,是青年实业家中的领军人物。


“哟呵,居然还是个马总。”张继科笑嘻嘻地说。


“你真不知道啊?还发小呢。”女二号嫌弃地看着张继科:“你帮我跟他牵牵线呗?”


张继科说:“我拒绝。”


女二号踢了他一脚。


张继科很坚持:“我拒绝。马龙是我罩的人。”




马龙看着手机里张继科的联系方式,手都在抖。他激动得打鸡血回公司里加班到半夜,然后发微信给许昕:“大昕,我和张继科联系上了。”


许昕正在party上浪成一条蟒蛇,过了半个小时才看到微信回复:“挺好的啊。”


那头马龙立刻又回复:“我该怎么追他?”


许昕顿时吓得酒醒了一半。他握着手机跑到阳台上,把电话给马龙拨过去:“师兄,你真想追张继科?”


“骗你干什么?快给我支支招。”


许昕说:“师兄,张继科是男的哎。”


马龙说:“我又不瞎!”


许昕仰头长叹:“我怎么支招,我特么比两点之间连成的直线还直啊!”


马龙说:“养你有什么用?”然后啪叽挂了电话。


许昕冥思苦想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给马龙发了微信:“我觉得你还是先约人家吃吃饭打打球什么的,别一上来就送花开房,打草惊蛇,万一人家不喜欢男的呢?”


马龙回复:“你说得很对,但今天的花我已经送了,我把之后的取消了吧。”


张继科在剧院收到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的时候哈地笑了出来。花里夹了张卡片,是花店的人帮忙写的:“祝排练顺利!马龙。”


而十分钟前马龙给他发了微信:“继科儿!那花是送给你们田导演的,我不好意思直接给她。祝她身体健康啊!”


挑大梁的前辈演员打趣:“唷,谁家小姑娘给我们继科送花了?”


张继科摇头,把花递给田导演:“导演,这是马龙送您的。”


“啊?”田导演虽然年届五十,此时却如少女般双颊飞红:“替我谢谢他!”


张继科叹气,他心爱的人啊怎么处处留情。




接下来一个月里马龙请张继科吃了二十顿饭——午饭加晚饭。除了马龙要应酬和张继科有演出的时候,顿顿不落。


他还又去看了两次张继科排练。第一次在晚上,他坐在观众席,趴在前排的椅背上,仰头望着舞台上的张继科。张继科在排练间歇和他眼神相对,看着马龙看自己的样子,恨不得立刻跳下舞台吻他。第二次在上午,马龙刚从香港出差回来,回公司前先顺路去了趟剧院。他想幸好他去了,因为他一进排练厅就看见张继科脚滑从舞台边上摔了下去。


排练厅的舞台并不高,张继科只是因为早饭没吃饱,摔得眼前发黑,趴在地毯上半天没起来。


马龙还是吓得大喊了一声:“继科儿!”


谁说什么都没用,马总坚持把张继科带到了城中最贵的私立医院,从头到脚检查了个遍。


姚医生把体检报告递给马龙:“马总,真的不用担心的啦,张先生身体健康得来!”


马龙眉头紧锁用读现金流量表的严肃态度读着体检报告。


姚医生知道马总这样子是还要看一会儿的,干脆转过头和张继科攀谈起来:“张先生,可不可以和我合影给我签名呀,我一直是您的影迷呀!上个月剧院重排的万家灯火我还去看了呀,您演的真棒!”


张继科说:“谢谢谢谢。”然后在姚医生的笔记本上签了名,两个人还自拍了好几张。


马龙回过头瞪了张继科的后脑勺一眼。


姚医生又说:“听说您又要拍尹导演的戏了,是不是真的呀?会不会再去参评金狍子奖呀?”


张继科说:“这回我不是男一号哇。”


马龙插嘴:“姚医生,报告上写继科儿脚腕上有伤是怎么回事?”


姚医生说:“小事。张先生最近崴过脚吧?”


张继科说:“是,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


俩人没再理马龙,接着聊电影的事情。


马龙不高兴地拉着张继科走了。




张影帝这么受欢迎,马总气得要死要死的了。出了医院他把张继科塞进他的豪车,坐上驾驶座说:“中午想吃什么?”


“随便,反正我现在只能吃点素菜,下个月电影开机要提前控制身材了。”张继科摸摸自己腹肌上覆盖的脂肪忧伤地说。


“那去我们家的酒店吧,离剧院不远过会儿送你回去也方便。”新未来集团旗下有高级酒店,酒店餐厅的主厨也有水准,马龙把那当了自己的食堂。


张继科说:“行啊。”


车不一会儿开到了酒店,马龙和张继科下了车,将车钥匙交给门童开去泊车。


张继科撇着嘴说:“龙,你开车水平真臭。”


马龙很无辜地说:“我很少自己开车啊,都有司机嘛。”


“小时候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钱啊。”


“小时候我们家就是没这么有钱啊。”马龙说:“我们是暴发户嘛。”


他俩在酒店餐厅包厢里坐定,主厨特地出来问马总要吃什么。马总说:“给张先生弄两个素一点,低卡的菜。我老样子。”


过了二十分钟吃的都上来了。张继科把清炒牛蒡拖到自己面前来吃,马龙舀着卤肉饭说:“继科儿,我和你说个事儿。”


“哎。”


“就是可能,我觉得我吧,可能是挺喜欢你的。就是可能,不是兄弟那种喜欢。”


“好啊。”


“所以可能,我觉得你是不是能考虑一下,和我谈恋爱。”


“好啊。”


“我呢,条件可能还是挺不错的,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还是我喜欢你。”


“好啊。”


“我知道你特别受欢迎,咱们又都是男的,所以你可以慢慢——哎你说什么?”


“我说。”张继科嘴里塞着吃的,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啊。”



评论(4)
热度(968)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