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饭粥】谈恋爱的人们不谈人生

喜欢就得到,得到了就珍惜
你们都是多么幸运的人~

黄倪倪:







    樊振东有时候也会想,怎么就搭上周雨了。


    记者问他想交什么样的女朋友,他说想找性格好的。转头周雨躺床上拿脚蹬他屁股,“哈,性格好的?”过会又蹬一脚,“我性格好吗?”


    樊振东让他蹬得腰上肉直抖,拿话呛他,“人家问的是女朋友,你是女的吗?”周雨听了一掀被子坐起来,头发乱得像鸟窝,白嫩又结实的胸脯上俩牙印子扎眼得很,樊振东眼神溜溜直躲。


    周雨拿眼瞪他,瞪够了又轰然倒下,床嘎吱一声。“你还想找女朋友?那找到了告诉我一声,我给你把把关。”樊振东心想那叫把把关吗?谁能过这关啊?你叫一剪梅差不多。


    他转身看周雨,周雨胡乱裹着被子背对着他,趴床上玩手机,大半截背都露外边。他想了想,蹬掉鞋子又钻回被窝里,周雨紧搂着被子不放,只留给他一个角,他蹭在周雨颈后说话,“那你也找,找到了我也给你把关。”


    周雨嗤笑一声,“我哪用你把关,到时候报告一打,把婚一结,去乡下买块地过好日子了,你还关这报效祖国呢。”呸!樊振东不乐意了,“周雨你想挺美的啊?”“嗯哪!我再生个闺女,肯定漂亮!”“嗯,随我。”周雨都给气坏了,他转过身来,咧着嘴乐,“我闺女?随你?那我还是先把这玩意儿废了,一劳永逸。”


    他伸手往樊振东身下探,樊振东嘎嘎笑着要躲,他顺势翻坐到樊振东身上,给压了个牢实。樊振东受制于人,有点慌,以为要挨揍,但周雨只是俯身咬了咬他的腮帮子。


    “我不找女朋友。”
    周雨凑在他耳边这么说。



    运动员的人生总是有很好的规划。什么时候练,什么时候拼,什么时候出成绩,什么时候传帮带,什么时候退隐。樊振东尤甚,都盯着他,不能出纰漏。好在他确实很稳,每一步都走得扎实。


    但感情是不能被规划的。感情是一片荒草地,春风一吹就长得望不到边。他有时坐在草地里想,可怎么办哟周雨。


    但周雨笑着走过来,和他撞撞肩膀。他就觉得去他妈的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他。




    周雨刚跟他搞到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种迷之忧伤和不知所措,可明明周雨才是心大的那一个。周雨有次被他逼急了,喘得像要断气,压着嗓子好小声地说,怕以后有个什么耽误他的球。樊振东听着觉得十分不像人话,哪能刚搞对象就展望着分手,展望就算了,不怕耽误我的一颗少男心,只怕耽误我的球。


    但周雨当时看起来惨兮兮的,他也就忍着没闹性子,只瓮声瓮气地说,我的球你耽误不了,憋瞎操心了。



    于是恋爱就只是恋爱。像全天下所有低智商恋爱人士一样,腻腻歪歪,说些废话,做些爱做的事。



    知情人程靖淇有时候也挺茫然的,他问樊振东,“你老这么出来和我们疯玩,不陪雨哥,他不生气吗?”樊振东也懵圈,“谈恋爱也不能老腻在一块啊?”还有句话好歹兜住了,我虽然和你们玩,但是我和他睡啊……


    “那你们考虑过以后吗?”


    樊振东撸完手里的串,又仰头把酒干了。程靖淇求知若渴地看着他。


    他挠着头说,“这真没有……”“摸着石头过呗,你不下河永远不知深浅,摸着摸着说不定就爬上岸了。”“……大不了就是分手,什么恋爱它都可能分手啊?那不可能就不谈了吧!?”樊振东觉得自己很有道理,“他那么喜欢我,我不和他谈一谈,不忍心。”


    程靖淇说,“靠。”


    那边樊振东又在喊,“老板再来十个肉串十个板筋,两串馒头。”程靖淇踹他,“你还吃!”樊振东打嗝,“给周雨带的,反正你请。”




    樊振东隔着几张球台听到周雨胜利时夸张地喊声,克制不住想笑。


    打完回去的路上,蹭着肩膀跟他说,“周雨,我觉得你性格挺好的。”周雨挑着眉毛看他。


    “主要是对我好。”


    足够了。




-fin-





嘻嘻!几位老师 这里边也有你们毒cp






评论
热度(433)
  1. Connie黄倪倪 转载了此文字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