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獒龙獒】噢!乖 20 完

好甜啊太甜啦(˶‾᷄ ⁻̫ ‾᷅˵)我需要胰岛素……

富强和谐民主公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了哈哈哈!我的肝!


强行完结毫无逻辑但终于可以开始写番外了,我简直是为了写番外才坚持把最后几章写完的,不然早就弃坑跑了!


没有早起先看了19的GN们,这是20!还有19啊,记得戳进主页看完19再看20啊!哈哈哈!


————————————————————————


马龙把行李放在脚边,站在餐桌边上捏着张继科留下的备份钥匙发愣。


他想起当年楚楚和他分手的时候哭得梨花带雨说了很多最后一个动作就是把备份钥匙塞进了他手里。再早一点,小云,并没有他的备份钥匙。


他摸出手机点开置顶聊天,下飞机之后发给张继科的信息到现在他都没有回。他把电话拨过去,那头关机了。


马龙有点愣。根据自己少得可怜的恋爱经验,和电视小说的熏陶,马总得出了一个结论。


张影帝在和他闹分手了。


马龙只能骂了句我操。




马总之所以是马总,是因为他很有行动力。


他先飚着自己的玛莎拉蒂去张影帝的小破地方找他,拿了钥匙却捅不开防盗门。马总气得想一脚把门踢开的时候,邻居开门探出个脑袋——这是马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的邻居,看上去似乎也是他们行业的人,顶着没梳好的乱糟糟的头发套着邋里邋遢的睡衣,却还是能看出是个艳光四射的大美女。


大美女对他说:“他前几天搬家了。”


马龙一愣:“他搬走了?”


大美女点点头,问:“你们吵架了?”


马龙说:“呃……可能吧。”


大美女说:“那你们和好后,他还会搬回来吗?”


马龙说:“我不知道。”


大美女说:“要是搬回来的话,请你们晚上小点声。”


说完大美女就把脑袋缩回去关上了门。马龙脸上有点发烧,但想想张继科居然搬离了他住了这么久的地方,心里又更着急起来。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像张影帝这样的体制内演员能跑到哪去?


马总又飚着玛莎拉蒂去了剧院,把车往门口一停,下了车一摔车门就要往里进。


传达室大爷跑出来:“哎哎哎你找谁你找谁?”


马总没好气地说:“找你们领导!”


传达室大爷是见过大世面的,认得出停在门口的是辆豪车。那又怎么样呢?他是国内最好的剧院的传达室大爷,他是有职业尊严的。


“找谁你也得登记!”大爷把马总拦下来:“何况我们领导说了要见你吗?”


小马总怒不可遏:“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就是天王老子!”大爷说:“那车你也得停到停车位里不能乱停!”


小马总没了脾气,老老实实重新去停好了车,然后去传达室签到。


大爷说:“行啦,我们领导说见你。”


小马总说:“呃,哪位领导?”


大爷说:“蔡院啊,不是你说要见他的?”


小马总本来只是想来找张继科,这会儿只能稀里糊涂地去了蔡院长的办公室。他在蔡院长办公桌对面坐下。蔡院长今天也穿得十分英俊潇洒,两个人对着打了半天哈哈,最后蔡院长憋不住问:“马总今天来有事儿吗?”


小马总说:“呃……其实我是来找张继科的。”


蔡院长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啊。”


小马总吓得一下站了起来:“什么意思?”


蔡院长说:“现在不是演出季,剧院里演员干什么我管不着。大家都会出去演演电视剧或者度度假什么的,用不着跟我报备的。”


小马总坐下:“哦……”


蔡院长突然八卦起来:“你们吵架了?”


小马总一愣:“您知道我们的事?”


蔡院长说:“全院的人都知道啊。”


小马总说:“哦……”


蔡院长毕竟是意大利留学回来的,时髦开放得很:“没关系,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人谈恋爱,合就来,不合就散,是不是?没谁离了谁活不了。”




马龙郁闷地从蔡院长的办公室出来,看了看手机,张继科依旧没有回复他的微信,电话拨过去也还是关机。


马龙没有抽烟的习惯,但他现在突然很想来一根了。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胡思乱想,从最好的想起——张继科只是出门旅游忘带手机充电器了。然后想最坏的——张继科后悔了,不想要他了。


他走到院子里,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小神童左手捧着袋卤味右手拎着可乐,两眼望天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构思什么。


马龙喊他:“小胖儿!”


樊振东收回目光和马龙对上眼,吓得打起了嗝:“嗝,龙哥,嗝!”


马龙说:“吓成这样干什么。”


樊振东说:“没有啊。”


马龙问:“继科儿在哪?”


樊振东说:“呃,不知道?”


马龙气笑了:“不知道?还是不能说?”


樊振东吓得瑟瑟发抖:“不,不能说……”


马龙烦躁地用手指拢拢头发,说:“我他妈就不明白了,我哪儿做得不够好他要跟我玩消失?我都说了多少遍,让他相信我……”


似乎是意识到在樊振东面前说那么多不好,他很快住了嘴。樊振东说:“呃,龙哥,是你太好了。”


马龙说:“你什么意思?”


樊振东说:“科哥说,你太好了,所以应该去过特别好特别完整的人生。”


樊振东又说:“而且你这么好,拖的时间长了,再分开的时候,你俩都会特别痛苦。”


马龙说:“为什么你们好像都觉得,我和继科儿最后是要分开的?”


樊振东很深沉地说:“爱情,就像镜花水月,那样美丽,可是真的伸手触碰,就会支离破碎,千疮百孔。”


“我操!”马龙终于气得暴跳如雷了:“你们文艺圈的人是不是有病啊??”


樊振东说:“没有!”


马龙抬高了声音:“告诉我他在哪!”


小神童从未见过霸总发怒的样子,险些就要屈服。不对!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小神童挺了挺腰杆:“我不能说。”


马龙抿紧了嘴唇看着他。


“但是。”樊振东很浪漫地说:“我想要是龙哥和科哥真该这辈子就是一对儿的话,一定能猜到他现在在哪的。”


马龙沉默了一会儿,骂了句我操,转身走了。




张继科蹲在他外婆的墓碑前。早春刚过,他用手揪着四处冒出来的杂草。家里其他人都在国外,外婆的坟也只有他照顾着了。


外婆啊,我脑子有病了。他一边收拾一边想,我怎么能这么喜欢马龙呢,这样可一点都不好。


马龙那么认真那么好,要是被自己耽误了,要是哪天他俩不爱了,那马龙得多难过。


他能平静地祝自己的前女友新婚快乐,因为知道她也是洒脱随性的人。但马龙可不是那样的人呐。


张继科拿了树枝在地上画井字过三关,自言自语嘟哝着:“我可一点都不想让马龙难过呀。”


“那你他妈给我玩失踪?”


屁股突然被人踢了一脚,张继科唉哟一声坐在地上,回头去看。马龙气喘吁吁,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额头出了一点汗,恶狠狠地看着他。


张继科连忙用手遮住了眼睛。


马龙说:“你干什么,把手拿开!”


“我不。”张继科含含糊糊地说:“我刚下定决心,你别来给我灌迷魂汤。”


“我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你太好看了,我太喜欢你了。”


马龙突然觉得一阵脱力,也一屁股坐在了张继科身边的泥地上。


张继科偷偷张开指缝看马龙。马龙“啧”了一声,伸手抓住他手腕把他手拽了下来。


他说:“继科儿,我知道你不是跟我瞎闹。”


张继科本来预备着马龙要指责他无理取闹,现在有点懵。


马龙说:“我是个生意人,没有你们搞文艺的人那么多弯弯绕。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所以我俩怎么想办法,都得在一起,我就是这么想的。”


张继科抠着地上的土没说话。


马龙又说:“我知道你心里想得多,知道你挺难受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你的想法。所以你要慢慢和我说啊。”


张继科想,操。


马龙说:“你什么都不说,自以为为我好了,拍拍屁股消失玩分手,算什么英雄好汉昂?”


张继科想,操操操,他怎么这么喜欢马龙啊——奇怪,他本来在想什么来着?他为什么想和马龙分手来着?


马龙踢了他一脚:“听到我说的没有?”


张继科说:“听到了。我没有玩分手啊。”


马龙又气不打一处来:“你还钥匙搬家微信不回手机不接还不是玩分手?”


张继科说:“不是啊。”


马龙说:“你不承认?”


张继科说:“我不承认。”


张继科突然又嬉皮笑脸起来:“龙,你知道,我是演员,搞文艺的。”


马龙瞪他。


张继科说:“搞文艺的人很作的你知道吗。你以前没和搞文艺的人谈过恋爱吧。”


马龙继续瞪他,想想揪着不放也没什么意思,泄了气:“那你现在作完了?”


张继科说:“作完了。过来,亲你初恋情人一口。”


马龙说:“去你妈的。”


两个人拉着手沉默了一会儿,马龙又问:“你家搬哪了?”


张继科说:“小雨那。我把东西都扔他家了。”


马龙说:“床也在他家?”


张继科说:“床放他家车库了。也不知道他连号都没摇上,买车库干什么。”


马龙说:“那你……”


张继科说:“搬到你家?好啊。”


马龙一下被他噎住,憋了一会儿笑了:“我现在要亲亲我初恋情人了。”


张继科又开始装不好意思了:“当着外婆的面呢,多羞啊。”


马龙说:“就要让外婆看着。”


张继科也笑,凑了过去,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接了个吻。


过去,现在,未来,他们都是两个互相宠爱的小小的男孩儿。



评论
热度(1103)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