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Romance Only 【中】

不让买老婆饼真是太甜啦~

最多二两啤的:

1  ooc. ooc.ooc . 机车仔和大佬的story

2  真诚提示: 吸烟有害健康,飙车违反交规。

一.

张继科伏在媚眼如丝的女人身上的时候,心里想的全是在Hayabusa旁抽烟的淡淡眉眼。

还有那人得意的语气: 嫌啊?血跑热了凉下感觉不知多好。

女人走的时候,张继科撑着肘讲:你的烟很好闻。

女人笑得魅,从包中掏出一盒: 到处都有的,万宝路啊。

张继科: 留一支给我。

女人凑近吐气如兰: 抽烟没用的,想我就来找我啊。我的手机号码是——

张继科笑着摇摇头: 烟啊。




烟丝烧起来的时候有凉的薄荷味,跟马龙身上的味道一样。

张继科想起刚才帮马龙撸的过程,又设想他醒过来看见那些漫画会不会发傻,最后把烟头捻在烟灰缸里,搔搔头发骂了句:十八么,思春。

刚骂完又笑了。电话在夜里响起,他看了一眼屏幕,表情阴沉了起来。




当年老头子送他出国念建筑就是想他远离是非地。

他也够天分,一直读到博士,考到了certification。正准备干自己中意的事:做最好的architect,画图纸,勘现场,设计几桩得意的楼,四十五岁前同一个乖乖女仔结婚。

他听到噩耗连夜赶回来,还没到扶棺出殡,几个叔伯就找上来:阿科,社团不能没有话事人啊。既然你老豆不在了,你不要返英国啦,我们会撑你啊。




张继科第一次在【公司】开会。几个头马吵成福鑫楼的鲍鱼海鲜粥那样,叔伯们什么也不讲,充耳不闻在那慢慢饮茶。群龙无首是假,分明是把他当成二世祖,知道话事人这肥肉烫嘴盯得人太多,不如幕后摇扇做便宜摄政王。

他心里闷得夜里跑出来飙车。那人在夜里撩头发嚼口香糖,然后把Hayabusa隼叫【雀仔】, 明明是赌钱局却在回程刹车等他,张继科就记住了他——挺有趣的机车仔。又赛过几次,觉得这人浑身都好。

不如跟他拍拖?——不过,要把有些人先摆平。

张继科按下电话,听了两句回答: 知道了。





二.

我不同意。

鸿升新话事人难得讲话。一言出来,会议室顿时安静。叔伯们装作如平日一样饮茶,心里倒是咯噔:只知张继科回香港后从不问事,天天夜里飙车,不然就是和女人鬼混。现在发声倒要看看他有几分能耐。




张继科眼睛扫了一圈 : 外面都在讲鸿升底子污浊,老头子生前一直想洗底转正行,绝对不允许公司再粘粉。

说着瞥着左手边的人讲: 阿叔啊,你最中意饮茶,是不是有句话叫——人走茶凉啊?

左边的坤叔嘴里一口茶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张继科笑了下: 现在鸿升是不是要关门? 酒楼,夜总会和赌档不赚钱么?

桌子右边有个脸上有疤的刚想讲话。

张继科热情的讲: 花佛哥——昨夜我刚去了砵兰街,哇,你的地盘真是生意好好,等了好久都没人招呼我。害我只能跑去兰桂坊跟女仔one night stand,刚要射门又被人通知开会,我条女被气跑点算啊。





房间里一片哄笑。

张继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也想了几桩正经生意。香港人这么爱饮茶 ,前几日我叫人去跟大陆茶场谈,给我们鸿升一条线,我不懂这个,还麻烦叔伯们帮我看着。当然,最靓的茶都要留给坤叔,润叔你们啦。

几个叔伯当场变了脸色,但新话事人笑眯眯地讲出这番话,他们也不好发作,只气得把茶杯盖上。




张继科走出房间的时候,手心全是汗。

电话响起来,一看显示是【机车仔】,立刻变得心情大好。按了通话键:  飙车?我最近晚上都唔得空——

听着电话里沮丧的一声【昂,那算了。】

张继科忍不住嘴角也扬起:没空飙车,但有空请你吃饭啊。




马龙挂了电话,回头喊满手机油的许昕: 昕仔,吃过法国菜没啊?

许昕洗手挤眉弄眼讲: 呐,发菜我是吃了不少。 法国菜这个——记得着最靓的衫啊。

马龙笑着骂: 要不要扮十分感慨。一起啊?你识的,HP4嘛。

许昕抬头看看天: 我跟他不熟喔,你夜夜同他飙车,今日改食晚餐,是不是要结婚——

马龙勾勾手:你过来。

许昕走过去,马龙一勒他的脖子,把扳手塞进他的嘴里。




三.

马龙到了中环Seasons,他看看身上的皮装和牛仔裤,难道为一餐饭买西装咩——切,自己这身不知多靓仔。

张继科早到了,挥挥手: 龙,这里。

马龙看着他,往常坐机车上的张继科都穿皮装,今天穿了西装,衬衣上还打了领带。虽然他有点胡渣的时候也是靓仔,但是今日剃了光光的下巴,头发也没有用发胶,一身黑色西装,光华四射。

马龙没由来想起许昕讲的【是不是要结婚】,又甩甩头: 有钱人吃一天饭换三身衫,不要大惊小怪。





坐下来吃。

从鹅肝牛肉卷吃到黑松露鲜菌石榴果,张继科一句话都没有讲。马龙忍不住问: 那些漫画——

张继科指指尼斯沙律: 用的葡萄醋和香草做汁,很别致的。

马龙只能一道又一道吃。法国菜新鲜,但他终究觉得吃得不自在。中间张继科去过洗手间,他偷偷看了眼menu。一大盘就那么一丁点,抢钱咩——

最后张继科问他:想吃什么甜品。马龙无厘头的答: 红豆双皮奶。

张继科问他: 你带雀仔来了?马龙点点头,给他看看钥匙。

穿着西装的人一扯餐布,抢过钥匙就跟机车仔走了。





张继科骑上Hayabusa,发动车子:想吃红豆双皮奶就上车。

马龙一愣,赶紧跳上去揽住张继科的腰: 去哪边啊——

张继科在风里喊: 哪边好吃就去哪边。

马龙在后面喊: 元朗有一家天天有人排长龙啊。

张继科笑着喊: 知啦,揽住我啊。

马龙想起小时候看翡翠台播过的一部电影【天若有情】,吴倩莲坐在刘德华机车后面紧紧揽住他,极速开往远方,真是Romantic。



两个人捧着塑料碗坐在元朗围村的运动场台阶上,天色暗了,里面一个打球的也没有。两个人跟细路仔似得讲话。


马龙看着那人碗里:你那个里面红豆比较多,分我点啦。

张继科捂住碗:没有,你眼睛有问题。

马龙生气的摇摇头:明明老板娘多挖了两勺红豆给你。

张继科得意的笑:  我生的靓,不服气啊。

马龙冷笑了下: 你都没有我白,分明是西装扮的。脱下来。

张继科讲: 不脱。

马龙把碗放到一边,开始动手: 脱下来。

张继科吓得满场跑:干什么,机车仔要非礼啊。




走的时候,马龙想起来:来了元朗,给昕仔带点吃的回去啊。

张继科点点头:带啊。

马龙笑开: 昕仔最中意元朗老婆饼。我去买啊。

张继科一听买老婆饼,赶紧拉住马龙,指指手表: 傻仔,关门啦。

评论
热度(352)
  1. 大壮家的小天最多二两啤的 转载了此文字
  2. 星期最多二两啤的 转载了此文字
    不让买老婆饼真是太甜啦~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