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自作聪明地维护你,我连你的弱小都热爱。

【智齿】9(獒龙AU/年龄差)

麻麻我想搞对象

一九九肆:

老狐狸与小雀鸟的酸臭爱情故事。




9


 


彻底入秋以后,气温急转直下。


向来对天气变化缺乏洞察力的张继科,在一进门被母亲煲得老鸭汤香气撞了个满怀后,临走难得的给自己添了条针织围巾。


 


新项目接踵而至,他和许昕忙得像两只疯转的箜篌,熬了几个通宵后,大脑更是应景的嗡嗡作响。大小仓促的会议间,张晟耀来了一趟,带了些补身体的上好吃食,通知他几日后有个引见的饭局,事关张家名下度假村企划的批地问题,张继科嘱咐了秘书记下安排好时间,没什么和这位生父促膝长谈的兴致,关怀了一番对方的健康状况,亲自把人送下了楼。


中午小憩之余翻动张母的朋友圈,状态图里开始频繁出现马母的身影,他微信上问了一句去哪儿玩了,母亲秒回,“小马搬家,我帮着看房子。”


其间含义,不言而喻。


“我手下有些楼盘,改天带马龙去挑挑。”


回是这么回了,张继科揉揉眉心,瞥了眼密密麻麻的工作日程,实际上哪天都改不出来。


 


所以最后他以私人的名义求助了销售部的经理,对方是他高价挖来的墙角,工作能力强,办事效率高,关键是嘴还很牢靠。


一周还没过去就把待签的合同寄到母上大人那儿了,陈芸破天荒的除了微笑给他发来了一连串的么么哒,对话框一开,满屏的小人头像飘散而下,落叶一样,顺便一起发过来的还有马龙和马家二老的微信名片,以及看名称应该是张马两家私聊群的邀请。


张继科一一点了通过,最后是群聊界面,置顶显示着他已加入的讯息。


不说点什么似乎不太友好,张继科也没多想,发了个表情上去。


么么哒。


屏幕暗下去后有新消息进来,来自群聊:马龙,是一串表情,但在锁屏上显示不出来。


只有重复的[拥抱][拥抱][拥抱]。


他想回,但座机有电话接入,再转眼,也就忘了。


 


得知马龙搬家结束,是在许昕咨询他要带点什么乔迁礼品。


张继科诧异于许昕什么时候和马龙走这么近了,转念又记起是自己把拍摄监督的工作都推了,许昕才不得不两头奔波的,“投其所好呗。”张继科埋头签着名似是随口应答,实则意在刺探他俩到底几分熟。


“那只能是大提琴了。”手长脚长的许昕坐在他办公桌角上,拨弄笔筒里的派克和凌美。“哦,还有手办,我看过他的收藏图,特壮观。”


“那就送手办,”张继科抬头,对夸张比划的人报以诚挚微笑,“我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到底还是把“我又和他不熟”这句话压下去了。


这段插曲过后,鬼使神差的,张继科去家具设计店买了个CD架,名家之手,造型别致。


他上次被邀去马龙的临时住所吃饭时,注意到了演奏房里那几大纸箱的乐曲光碟。


大概几日劳累所致,路痴症状复发,张继科连自家公司旗下的产业都差点没找到,等他哼哧哼哧的把结结实实的包装箱运上楼,已经过了晚饭的点。与此同时,他在饥饿感中后知后觉,自己忘了问马龙在不在家了。


他额头汗涔涔的浏览手机通讯录,想起马龙之前设定的Wi-Fi密码,就顺手在电子门锁上试了个1234,没想到,嘀哩哩哩一阵短促的电子音效后,门真的咔哒一声弹开了。


紧张尴尬半晌,张继科编理由无果,打定主意说辞上实事求是,于是清清嗓子喊了声“马龙”,然而没有回应,他把门拉开一条缝,里面从里到外的冷清与漆黑无一不昭示着,屋主不在的讯息。


张继科在门口给马龙发了短信,先问了对方晚上的安排,确定他晚上会因为工作晚一些到家,才又问“能说一下家门密码吗?要送个礼物给你”。


“1234”,不一会儿回复就来了,紧接着还有一条,“有点太简单了(>人<;)”


他盯着句尾的那一堆标点符号,突然良心发现自己几日前不该嘲笑许昕的中老年表情包。


“还好,也算逆向思维。”张继科决定不去纠结这个。


 


所以,马龙回来就看到客厅中央,明亮的灯光下,张继科撅着屁股在装一个初具规模的架子,对方回头瞅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眼角和嘴角都延展开弯翘的好看纹路,“回来了啊”,他说着,嗓音都是初夏的味道,和真实的季节那么格格不入。估计是因为腿麻,张继科站起来得颇为缓慢,但依旧努力地直起腰身,甚至算得上有些迫切,他一边乐呵呵的展示着自己手上的工装手套,一边略带遗憾地笑着佯装抱怨,“我这还没弄好呢。”


马龙垂了垂眸子,深吸了口气,绕过一地的狼藉,风尘仆仆的给了张继科一个短暂的,沾有寒气的拥抱,并在两扇胸膛的分别时分,在他的衬衫上别了一片银杏叶。


“我捡到的第一片落叶,秋天来了。”


他温柔的说。


 


—TBC


 


这一次很明显,我挤了睡觉的时间。。。

评论
热度(152)
  1. 星期一九九肆 转载了此文字
    麻麻我想搞对象

© 星期 | Powered by LOFTER